1129 大结局(二):菟丝花的命运
作者:醉饮桂花酒 更新:2019-09-28

东华玄异不置可否。

蓝嫣忽地好奇道:“化已大师真的在无禁之海?”

东华玄异道:“自然在。”

蓝嫣道:“那,降龙尊者赶去无禁之海,化已大师还能有命在?”

话说回来,降龙尊者走了,大家都没有要追的意思啊,难道降龙尊者真的强到如此变态,连东华玄异这样高傲的强中强,都没有半点要与他战一场的意思?

“你在担心他吗?”东华玄异问。

蓝嫣道:“以现在的形势看,应该联合化已大师,一战降龙尊者才对吧。”

东华玄异似乎方才醒悟这一点,道:“哦,你说的倒是不错,不妨咱们现在追过去看看。”

说着,他祭出了那个玄帝宫。此时,他却在这帝宫中输入魔力,整个宫殿立刻蜕变为黑色,魔力冲天。在魔武界,动用魔力自然远比动用神力省力得多。

蓝嫣怔了一下,恍然道:“原来此器竟是神魔皆可催动的神器。”

东华玄异道:“这是自然。既然是由我炼制而成,我当然要炼制最为适合自己的神器。”

他的速度虽然未必赶得上降龙尊者,但好歹也是个神帝,全速疾行的话也慢不到哪儿去,载着众人驰向无禁之海。

一刻左右过后,一片乌黑发亮、折射着阳光的海洋就出现在蓝嫣的眼帘,晃得她眼睛都快要瞎掉了。

“这就是无禁之海么?它折射的光线好刺眼。”蓝嫣承受不了这样的光线,只得闭起眼睛。

东华玄异道:“你的天眼尚未全开,用神识感知便好,不要强行用眼睛去看。”

蓝嫣将神识探入茫茫海域,却什么也探不出来。想到降龙尊者曾在这海中设下强大的禁制。连东华玄异为魔主时都奈何不得,无奈只得放弃了探查。

她忽地感觉到脑海中涌入清晰的画面,原来是东华玄异主动打开了两人间的心灵联系,让蓝嫣可以通过这种联系,看到东华玄异能够看到的一切。

蓝嫣心中有暖流流过,不禁伸手握住了东华玄异的手。

此时却是有两个人御风而来,蓝嫣看到后身心一震。

来者一僧一俗。僧者自然是化已大师。而那个俗家武者。赫然竟是应浩。

“你是怎么确定,降龙尊者将丝青藏在无禁之海的?”应浩上来,劈头就问。“要知道这无禁之海一直被强大的禁制掩护着,没人能够探清其中的情况。”

蓝嫣心中一动,看来这些人起初并不知道那只菟丝花妖被藏在无禁之海。

东华玄异道:“菟丝花就算成了妖,也无法摆脱它本来的习性。必须依附强者的功体才能生存。

她因为年岁渐长,寿元将近。又觊觎古宇宙的力量,在得到了要吞噬炼化拥有成熟古宇宙的神王之体以再塑功体的法门之后,就立刻被其吸引,决定冒险一试。

她曾是佛门的弟子。是降龙的师妹。降龙对她爱慕至深,因不想看着她耗尽寿元,对这部法门也是推崇备至。降龙在丝青寿元将尽之时。将她尚还保持青春的肉身封印于此,并且不顾一切为她找来拥有古宇宙的神王。供她炼化吞噬。

这种做法,成功让丝青保全了性命,寿元虽尽,但生命未逝,只不过,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废人,依靠身体的本能吞噬着降龙送给她的美味。

可是,拥有古宇宙的神王并不多见,而每隔五万年还无法吞噬炼化一个符合要求的神王,丝青就会苏醒。那一次,降龙的美味没有及时承上,丝青苏醒后自行离开了无禁之海……”

应浩道:“就算如此,当年的你应该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会知道丝青的事,以及丝青会再回到无禁之海来呢?”

东华玄异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瞟了蓝嫣一眼。

蓝嫣纳闷,应浩问你话,你看我干嘛?

东华玄异道:“说起来也是巧合,我是魔神之体,可魔神双修。为了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实力,我曾在神武界放置了一个分身,习练神族功法……”

蓝嫣心中一动,脱口道:“东华玄异,你说的那个分身,该不会是风驰雪吧?”

她终于想起,风驰雪曾与一只菟丝花妖有着复杂的感情纠葛。

东华玄异道:“风驰雪发现丝青有异。而在丝青离开无禁之海、出现在神武界的那个时间段,正是我被人暗算,险些丧命之时。我记得,在几万年前,应浩你也是被人暗算,尔后才被我成功击败封印的,对么?”

应浩哼了一声,道:“不然你哪会那么容易赢我?”

东华玄异道:“那个时候,应该是降龙久寻拥有古宇宙的神王不见,不得已象我这个神帝下手了。

为了能让丝青成功炼化我的神力,他必须得保证我活着,所以偷袭我时并没有下死手,这倒是给了我查找暗算我的凶手、原因以及逃脱并谋划的机会。

我身怀古宇宙,自然对与古宇宙有关的事颇多关注,所以,很快就发现身怀古宇宙的神王,每隔几万年就会被莫名的偷袭,然后消失。追踪着这个疑点,我查到了降龙当初为了丝青而不惜背叛佛门的事。

风驰雪遭遇了丝青,当时有传闻,天容剑,颜诸山,两者合力,便可打开无禁之海的禁制,丝青担心有朝一日,有人打开无禁之海,得知她的秘密,所以……”

蓝嫣接口说道:“所以,她不但将颜诸山骗到了手,还一心想要得到天容剑。”

东华玄异道:“正是如此。风驰雪干脆将计就计,投身剑中,成了天容剑的剑魂。其实,丝青真的想差了,这两大顶级神器合力。确实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功,却是跟无禁之海的禁制不搭嘎。

无禁之海的禁制乃是降龙为保护昏迷的丝青所设,不过因为丝青一直昏迷着,对于此事并不清楚。那时候降龙在到处寻找拥有古宇宙的神王,尚不知道丝青苏醒,两人没有交流,这才给了我放出这个流言的机会。

而我。查找到真相之后。潜入了无禁之海,几番试探,终于找到了破开无禁之海禁制的方法。我需要炼制一种特别的神器才可将它打开。

可惜的是。当时我已经因为降龙的偷袭而身受重伤,在炼制出这种神器之后,已耗尽了身上的法能,无力催动它。而且。我当时的伤势已经再难复原。我担心降龙发现这件神器将之毁掉,无奈之下。只好将它一分为七投入了仙域。”

蓝嫣道:“你说的是,天斩七合剑?”这等与天容剑、颜诸山同样等级的宝物,居然是东华玄异炼制出来的。

那,他们现在所乘坐的这个玄帝宫……蓝嫣抬头看了看它的四壁。却是无法看出它的品阶。

东华玄异道:“以前我不知道此剑的真正作用,不过,当进入你摆下的那个蔓珠莎华阵之后。却是知晓了很多事情。”

“蔓珠莎华阵是我从丑陛下那里得来……”蓝嫣说着突兀地脑中灵光一现,她记得当初风驰雪曾经先看过丑陛下的储物装备。然后才将储物装备给她。会不会是?

东华玄异失声一笑,道:“你猜得不错,蔓珠莎华阵确实是风驰雪放入那件储物装备的。此阵的作用就是唤醒死者前世的记忆,我不得已投身玄武大陆,因为九死还生功的作用会化成婴孩,并且失去记忆,当然会留有后手让自己记起一切,免得再次落入被动。”

应浩哼道:“难怪你在晋升帝位之后,会找上我,让我带着天斩七合剑来此安排,后来还把化已大师也给哄骗来了。”

东华玄异道:“应浩,你自己想要知道当初下手暗算你的人是谁,付出点代价不亏吧。”

应浩道:“那个降龙分明就是傻缺,当年我虽有古宇宙在身,却是没能成功将之唤醒。他也不搞清楚状况,就不顾一切地对一代魔帝下手,结果,费了半天劲虽然伤了我,却是没得到什么好处,反倒成全了你这个心机重重的阴货,到头来,把他也算计进去了。”

东华玄异道:“你和化已大师早来这里安排,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蓝嫣听到这里不自觉竖起了耳朵,这才是众人真正关心的。降龙尊者明明到这里来了,不过他们说了这么半天的话都没出现,怕是……又被这位魔主大人算计了吧。

“你自己看吧。”化已大师说道,双掌往无禁之海中猛然击出一掌。

无边海域竟然在他这一掌之下往两边分开来,露出海底的情况。

蓝嫣惊悚于自己所见。

只见海底有一个绝美的女子,双眼紧闭,长发自然垂在脑后,没有任何装饰,看起来出尘飘逸。只是,她嘴巴大张,探出数不清的藤条,将一个人紧紧裹缚住。

“降龙尊者!”蓝嫣惊呼出声。

现在,那个赶来阻止化已大师击杀丝青的降大约尊者,竟然是有被好些藤条束住,而且也是双眼紧闭,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应浩道:“果然如你所说,长期没有吞噬的丝青在昏迷当中感觉到生物靠近,就会依照本能吞噬。而她在不知多少次炼化拥有古宇宙的神王肉身之后,已经强大到不知几何。昏迷中的她,实力与苏醒时的她,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我只是在暗中推了降龙一把,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东华玄异道:“她因为功体寿元已尽,苏醒时实力会受到限制,并不能发挥出太多。”

化已大师不无担忧地道:“降龙的实力已经不知深到何处,她吞噬了降龙,会不会等同于吞噬到拥有古宇宙的神王*,因而成型?”

东华玄异道:“不会。而且,结局会令你们瞠目结舌哦。”

“丝青好象要醒了。”塍辉惊呼。

众人齐唰唰地看向海底的丝青,她果然醒了,双眼在不停的动,不一会儿就彻底睁开来。她只吞噬了一半。却醒了过来,双眼含泪,口中“呜呜”地叫着。

她现在,竟是无法控制自己,将吐出的“丝”收回,停下对降龙尊者的吞噬。

她挣扎了半天,最后将目光看向空中的众人。她的目光显得很是愤恨。但她感觉到那个被她不受控制正在吞噬的人生命在极速的流逝。眼中的神色发生了转变。

“她在祈求……”化已大师说着,翻手再度成掌。

应浩却阻止他道:“你现在动手杀了丝青,却是救了降龙那个混蛋。”降龙不死。他可不会安心。有道是“有仇不报非君子”。

可惜,他这里话音未落,便听轰的一声巨响,一道凌厉非常的掌风已经轰在了丝青身上。丝青一震。双眼中流出泪来,看着东华玄异。露出一种感激的神色。

蓝嫣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还以为,看到蛊魔死掉,她会很开心的。

丝青的身体本来就已到了寿尽之时,只是因为炼化了诸多拥有古宇宙的神王肉身而被重新改造。只可惜改造还未成功完成,却苏醒过来。

她苏醒之后,实力照昏迷时依着本能行事时的战力相差甚巨。已是被东华玄异一掌在胸口击出水桶大的一个窟窿,根本活不了啦。

她化成了一株残破不已的菟丝花。仍旧纠缠在降龙的身上。

因为体内的神力不再流逝,不一刻,降龙苏醒了过来,却只看到一株已经枯萎、死得不能再死的枯枝。

“怎么会?”降龙身心俱震,抬头看向空中的众人,一双眸子变得血红,目光充满了愤恨,“是你们!是你们!”

李天道:“是她恳求我们这样做的。”

“不可能。”降龙怒喝,“她的求生意志很强,费劲心力无非就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怎么可能寻死?”

化已大师叹息道:“降龙,你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悔过?”

蓝嫣忍不住道:“尊者,丝青是感觉到你在被她吞噬,突然苏醒过来。她不忍心吞噬掉你,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根本就无法抽回在吸取你能量的‘丝’。她会恳求我们杀掉她,是想把活的机会留给你呀。”

“够了。”降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死了,你们还活着有何用?去死吧!全都去死吧!”

他发疯一样的开始挥掌,掌风凝成的神力汇聚成刀刃,漫天飞雨一样朝空中的众人飞射而来。

东华玄异御着玄帝宫飞退。那些神力刀刃全都落空了。

“他被丝青吞噬了大量的神力,现在只剩下的三分神力,至多也只是个初期神帝,塍云,你我连手,送他一程吧。”应浩说道。

化已大师道:“他已失心,如若此时不将他制服,怕是等他修为恢复,不知要斩杀多少人呢。”

东华玄异却道:“没有了丝青,我真不知道,降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此话落在降龙尊者的耳里,顿时令他为之一怔。他本欲再度发功的双掌停了下来,喃喃自问:“没有了丝青,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化已大师立时朝应浩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顿时会意,一起祭出了自己的最强神器,澎湃如海的神力顿时迸射而出,汇聚成倾天之剑朝降龙轰袭而去。

蓝嫣突地趴在东华玄异的肩头上,将脸埋住,不忍再看。可是她忘记了她是通过与东华玄异的心灵联系看到外界这一切的。不然,以她之能,哪有可能看清化已大师和应浩两个帝级神者出招?

降龙尊者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蓝嫣恐怕是没机会见到了。现在的降龙,只保留了三分神力,可是实力仍旧堪比初期神帝,化已大师和应浩两人联手,与失魂落魄的降龙尊者战在一处,却也是打得昏天黑地,难分难解。

东华玄异叹息一声,道:“这就是菟丝花的命运。寄主他人而生,直到吸尽了寄宿体全部的能量与生机。”

蓝嫣道:“可是丝青并没有吞噬掉降龙尊者。”

东华玄异道:“可是,她留了这么一个大难题给后人。”这个降龙,真不是一般的麻烦。

蓝嫣道:“既然如此,你刚才为什么要出手杀了丝青?”让丝青把降龙吞噬干净就得了嘛。

东华玄异道:“是你心软了吧。”

蓝嫣微怔,当时看到丝青恳求的眼神。再一想到昔日的降龙是那个样子,蓝嫣的心不软也难。她在想,也许,要是没有丝青的话,降龙会一直保持那个样子活下去吧。

可惜,现实中是没有“也许”地。

东华玄异终究还是出手了。降龙就算是失神之下仓促接招,可终究活得年头太长。

他一出手。化已大师就能脱开身。施展种种女娲的手段,来催动这个世界的力量一战降龙。

刹那间,这一方世界。山崩海裂,海啸涌起,雷声轰鸣,天地变色……

等到一天一夜过后。这里才恢复平静。

“没想到这个降龙这么难缠。”应浩咒了一句,一天一夜的激战。让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想是神力耗损太巨的缘故。

化已大师叹息一声,道:“到底是惩戒了这个佛门叛徒。”

东华玄异却只是沉静地看着分开的海面再度合拢来,将沉在海底的降龙和那株枯萎的菟丝花永久地埋没。

蓝嫣和李天、塍辉已经躲进了古宇宙。就算是李天和塍辉这样的神王,也扛不住帝级的战斗余波。

此时他们三人都闪身出现。蓝嫣御风来到东华玄异身旁,拉起他的手关切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放心,我好得很。”东华玄异笑道。

蓝嫣撇了下嘴。这家伙的脸色明明比应浩还要苍白一些。多半是因为新晋神帝,到底不如应浩这个老牌神帝神力雄厚,所以丹田亏空更严重一些。

至于化已大师……他一个女娲,完全可以借助这整个世界来恢复他的神力,所以,虽然大战了一天一夜,可是他的精神仍旧好得很。

“魔主,让属下载着你们回宝殿吧。”塍辉上前,有些讨好地道,心想着赶紧想办法将功补过,不然以魔主的性子……

不听话的人全都要死地。

东华玄异淡淡地道:“好啊。”

塍辉祭出了一张魔毯,让蓝嫣、东华玄异等人站了上去。

“塍云,他日我应浩定要找你再战一场。”应浩说道。

东华玄异道:“好啊。”随即扬唇一笑,“应浩,你需知,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塍云,而是东华玄异。”

应浩道:“这有什么不同吗?”

东华玄异道:“当初的塍云,可是只有魔功在身,并未与风驰雪这个神体合体。”

蓝嫣听罢,顿时甩头看向东华玄异。

话说,先前在战斗中,东华玄异所用之武器,便是她的离骚剑啊,她都不知道李天是在什么时候将此剑给了东华玄异的。

再者,风驰雪现在也算是离骚剑的剑灵了,他却是东华玄异的分身,那东华玄异要与风驰雪这个分身合体,她的离骚剑会怎么样?

大概是感应到了蓝嫣心中所想,东华玄异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道:“蕾,你在担心什么,我又不会要你的离骚剑。需知东华玄异现在已经是神魔共体了。我用离骚剑,不过是想用天容剑和颜诸山而已,你的离骚剑太弱,哪里会入得了我的法眼。”

“切。”蓝嫣噘了噘嘴巴,忽地想到一事,“对了,风驰雪当初成为天容剑的剑灵,心有怨念,需要金玉碑来消除怨念。可是,这金玉碑却是你替我找到……这两件事,是巧合,还是你故意安排的?”

东华玄异轻咳了一声,不置可否。

蓝嫣黛眉一挑,道:“你不是说,你进入我摆下的蔓珠莎华阵,才想起以前的事?”既然如此,那当初的李云麒为什么会想到让她的剑融入金玉碑?

东华玄异道:“其实,风驰雪早就找到李云麒了,并且用蔓珠莎华阵助他恢复了身为魔主时的记忆。金玉碑可以消除风驰雪附在天容剑上的怨念,却也要有适合的主人。李云麒发现你性子坚忍,而且,是个性情中人,这才决定助你得到全套的金玉碑。”

想到自己从头被算计到尾,蓝嫣不免气鼓鼓的,不过这事说到底于她自己的利益也息息相关。若非是魔主塍云前后三世的精心筹划,蓝嫣现在说不定还在降龙的指引之下,迈步走向神王,并且还有可能被降龙引诱去做丝青的“美味”。

所以仔细想想,她也没理由生气,当下摇着东华玄异的胳膊,道:“正事是不是办完了,你答应我,要去游历魔武界的。”

“呵呵,别急,还有一件正事没办。”东华玄异笑道。

“什么事?”蓝嫣奇道。

东华玄异道:“成亲!”

蓝嫣怔了怔,心中涌起丝丝的甜蜜,红着脸埋下了头,情不自禁地靠进了东华玄异的怀里。

东华玄异伸手搂住她的肩,道:“等成了亲,你想去哪儿玩儿,都随你。”

(全书完)

ps:大结局了,推荐一下自己的新书:

书名:《快穿之推倒神》

作者名:醉饮桂花酒

书号:3428046

作品简介:*丝女快穿翻身旅。

蝴蝶的翅膀微微一震,就会引来一个世界的改变,这就是蝴蝶效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