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噬蛊
作者:人生若初 更新:2019-09-28

情况并不如他们预料的那么顺利,卢嫣然是卢媛媛从小培养起来,给儿子准备的媳妇,即使长大之后心也大了,但对卢家左家总是有几分感情的,更何况女人非常明白,如果没有了左廷,那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是,别看现在卢媛媛对她亲密万分,但要是左廷死了,第一个被抛弃的绝对就是自己。

卢嫣然看得很透,所以即使从心底看不起这个窝囊废的丈夫,她也从来不会在面子上露出一分,事实上,左廷也用不着她花力气去鄙视,这个金窝里头出来的凤凰,不知怎么的连只野鸡都不如,别说是冲她发火,就是说话都细声细气的,这样让卢嫣然更加看不起她。

卢媛媛想要孙子的计划破灭之后,对卢嫣然也就越发倚重起来,但是他们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卢媛媛也肯定是不乐意并且不放心将一切都送给她的,卢嫣然也没料到这样的情况,不同于卢媛媛打算培养孙子的想法,她更加倾向于将儿子养成跟丈夫似的性格,到时候左家卢家还不是她说了算。

种种原因之下,卢嫣然倒是让万爱国见识了一番什么叫做真正的难缠,之前那些人加起来都没有这个女人会玩弄权术,她一方面也不明显的拒绝他们,一方面却根本没有答应的意思,显然是在评估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按照万爱国的话,这样满心眼里头只有钱的女人,根本也算不上什么女人了。

卢嫣然有这个时间折腾,他们可没有,要是等到白剑炼制出什么厉害的蛊虫,到时候对付起来更加不容易,万爱马急得火上冒泡,弄得齐婷倒是心中愧疚,还以为自己工作太忙忽略了丈夫已久,连着给他炖了好多天的冰糖雪梨,难得的温柔弄得万爱国十分熨烫,夫妻俩的感情都是又好了几分,当然要是关上门的时候没有小胖子的打扰就更好了。

宁左宸也没有这个耐性等待,这个事情一天不解决,这两个就一天蹲在他们家里头,两个大电灯泡丝毫没有坏人好事的感觉,每天蹦跶的那叫一个欢乐,宁左宸索性直接找到了卢嫣然,提出了两人之间的交易。

比起万爱国虚无缥缈的帮助,宁左宸能给的显然实在很多,事实上卢嫣然想要的话,左家的一切都给她也没事,但他要是真的那么说,这位估计会疑心不能相信,所以两人达成的协议是,如果左廷没事,他就是放弃左家的继承权,如果左廷有事,他成为左家继承人之后,就帮助这个女人掌握卢家的一切。

世界上充满了背叛,没有背叛只是筹码不够,而卢家的一切就足够卢嫣然做出违背养母的事情,或者说,这份背叛是被她深埋心底的冲动,在卢媛媛强迫她讲给自己儿子的时候,就必须准备好承受恶果,毕竟女孩是有思想的人,并不是她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玩具。

卢嫣然是个聪明人,即使答应了这边的行动,也没有在那母子俩面前露出丝毫,她带来的消息果然十分有用,卢媛媛那栋别墅之中没有一个佣人,但却有一个神秘人的存在,一个只待在房间内,她只见过一个背影的男人。

卢媛媛口风十分紧,即使是颇为信任的媳妇也不露分毫,但这并不代表左廷也是如此,这个男人其实还是十分喜欢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妻子,或者说他的世界中也就这样一个女人,他对她的感觉中,有对母亲的敬爱惧怕,也有对玩伴的信任随意,更有对妻子的所有幻想,卢嫣然只要花点时间,从他口中知道一些事情并不很难。

左廷身上有没有蛊虫卢嫣然不知道,但她却弄清楚了,这个别墅并不是没有别人,而是都在那个男人的房间内,从左廷的话中可以得知,那里面至少有六个以上的人。大概是妻子难得的温柔让他欢喜,左廷甚至十分高兴的告诉他,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变得更加健康,到时候他们就会有自己的孩子。

卢嫣然对他们讲述的时候带着几分不屑,掐灭了香烟说道:“看他说的很兴奋的样子,好像是真的一样,不过那么多的医生都治不好他,他连跟我上床都有问题,更别说孩子了,你们要解救的人质如果在别墅内的话,估计早就死了,那么长时间我压根没见人舀饭菜进去过。”

卢嫣然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总觉得那栋别墅就像是一头凶兽,让她从心底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尤其是偶尔看见黑衣男人的那一次,她甚至觉得自己会死在那里,女人猛地喝了一口咖啡,忽然说道:“我能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些,以后我不会再去别墅。”

白森林万九泽对视一眼,几乎可以确定白剑就是在闭关炼蛊,现在左廷还活着,那蛊虫估计还未炼成,两人都觉得夜场多梦,立刻行动才是正理,万爱国上去申请了逮捕令,直接将别墅围了起来。

里头的人似乎毫无察觉这般的大动静,白日里的别墅也是完全在阴影之中,万九泽查看着四处方位,这地方最是阴寒,放到古时候那就是最好的养尸地,但现代科技发展迅速,上京更加是寸土寸金,自然也没有人管那么多,这地方大概是被人动过手脚,将附件方圆百里的阴气都吸纳过来。

这样的地方就算是相术师也觉得背后发冷,怪不得卢嫣然再也不愿意过来,只是这阴气的形成很不天然,能在短时间内强制的将这边的风水转变,那白剑实在是有些手段,万九泽想了一下,绕着整栋别墅布下阵法,以防他们打斗起来的时候伤到了不相干的人。

时间有限,万九泽只来得及加上一个结界,然后将玄冥放出去吸纳阴寒之气,它现在不光光是用来填肚子,有了实体之后,玄冥肚子里另有一个空间,别的东西无法放进去,但再多的阴气都能容纳得下,倒是有些像是动物储存能量的本能,等他将这个地方的阴气消耗殆尽,白剑便失去了地利。

得到万九泽示意之后,万爱国还是走过去敲响了大门,没一会儿一身贵妇打扮的卢媛媛便走过来开门,脸上甚至还带着对外那种温柔娴淑的笑容,只是眼神落到左宸身上的时候,那叫一个阴毒。女人让开了大门,笑着说道:“我说最近的排查应该到这边了,众位警官一直没来,我还以为排查结束了呢。”

自从上次顾家的经历之后,万爱国就对嫌疑人太过于冷静的反应产生了阴影,毕竟那次血肉飞溅的场面,他可再也不想要见到第二次了。因为要对付的人不同,他这次带过来的大部分都是特别小组专门调过来的精英,剩下的警察在外面持枪警备。

等都进了大门,就算是特殊部那几个也觉察到巨大的威胁,那是玄术师傅的本能,这几位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一个个进入备战状态,倒是万九泽淡淡然的坐到沙发上,指了指身边的白森林说道:“左太太应该知道我们的来意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把那位师傅请出来吧。”

白森林也笑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说起来我们都是同门,一年前见面倒是没有仔细聊过,不管是师门还是个人,恐怕都要见面好好清理一番。”

卢媛媛倒是不意外他们已经知道了,淡淡笑道:“中州也是一个**律的地方,如果你们要搜查的话,那就要舀出搜查令出来,如果要逮捕的话,恐怕也要给我逮捕令,不然的话我有理由不理会你们不合理的要求,要知道,我可是港台同胞,你们不想给两岸关系造成不好的压力吧。”

宁左宸嗤笑一声,倒很不意外卢媛媛的胡搅蛮缠,万爱国已经将逮捕令舀了出来,卢媛媛的脸色有些难看,眼睛扫过宁左宸嘲讽的笑容,心中积郁了许多年的怒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你这个野种,别以为自己能看我的笑话,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了,也绝对不会让你那个□老娘成为左家夫人!”

万九泽皱了皱眉头,伸手拉住宁左宸的手,冷笑着说道:“他才不稀罕你那些东西,不过做人做到你这样的程度,真叫一个蠢人无极,你以为那人是救了你儿子性命,我告诉你,等他的蛊虫成熟,就是你儿子下地狱的时候!”

“你这个贱人,男人跟男人混在一起,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吗,我如果是你妈妈,生你出来的时候恨不得就掐死了。”卢媛媛没了顾忌,肆无忌惮的谩骂起来,但她骂道宁夏,宁左宸并不介意,骂得人是万九泽就完全不同,他可没有不打女人的好习惯。

宁左宸站起来的时候的冷厉让女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脚下高跟鞋一绊就摔到地上,宁左宸还没来记得做什么,楼上就发出一声暴喝,左廷三两步的跑下来,在宁左宸的气势下颤颤发抖,却还是叫道:“不要欺负我妈妈,她不是故意骂你的。”

那声音估计是左廷这辈子最大声一次,他自己显然也有些不适应,说完之后就忍不住咳嗽起来,宁左宸其实并不讨厌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左廷懦弱,但却有着他父母都没有的善良,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的话,或许是一辈子遵纪守法的那种老好人。

宁左宸觉得眼前的一幕有些可笑,只是冷冷走回去万九泽身边坐下,万九泽因为自己的决定而让他面临这样的场面,心中万分愧疚,这会儿就伸手搂着男人的手臂安慰着,当然宁左宸是需要安慰还是需要亲密就说不清楚了。

左廷扶起了卢媛媛,但后者显然不领情,一巴掌甩在男人的脸上,厉声喝道:“没用的东西,谁让你向他求饶,如果你给我争气点,我哪里还要受这个野种的气。”

左廷只是捂着脸颊喏喏不说话,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子的教训。

那边白森林却无暇他顾,眼睛牢牢的看着那间打开门的房间,那里头的黑色雾气几乎如同实质,暗示阴瘴,这东西大部分人不熟悉,其实是一种类似桃花瘴的毒气,要在这样的地方产生阴瘴,里头的蛊虫的数量和质量估计都超出他的预计。

白森林的难看脸色让周围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忽然他伸手将左廷拽了过来,仔细翻看他的脸颊而后外加十指,卢媛媛看着就要扑过来,白森林却忽然松开了手,带着一分怜悯说道:“你身体内的蛊虫已经超过十年,就算我有本事将他舀出来,脱离了蛊虫,你的身体也支持不了多久。”

“你说谎,大师说过,只要我听他话做好一切,我儿子就会没事,廷廷会变得完全健康,他绝对不会有事。”卢媛媛尖利的叫声让人耳有些难受,左廷脸上也露出茫然的神情,万九泽摇了摇头,白森林都这样说的话,估计这个左廷的命也不久了。

事实上,在左廷下来之后他就发现,这个男人身上萦绕着的都是死气,那是死人身上才会有的东西,从相术的角度来看,估计他早就已经死了,现在活着不过是蛊虫作用下的一个假象,离开了蛊虫,他的死亡也是理所当然的。

起死回生之所以不管在哪个玄术中都是禁术,就是因为生命的不可逆性,如果要用强制的手段将逝去的人拉回来,所要付出的代价大不说,回来的那个其实也不再是你想要看见的那个,就像眼前的左廷,看起来是一个微微孱弱的男人,但其实不过是一具强制留下了灵魂,比行尸走肉好一些罢了。

“呵呵……看来人都到齐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该下来见见我的好同门。”楼梯上,一个全身黑色的男人慢慢走了下来,白剑的动作远远没有当初的利落,反倒是有些怪异的僵硬,而当初显得年轻的脸上也像是一下子衰老了十年,男人一步步走下来,白森林却脸色大变,叫声中带着几分惊恐,“你疯了,居然炼制噬蛊!”

作者有话要说:白剑其实是个好男人呀~~就是偏执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