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真神真仙不入朝下
作者:慕容春华 更新:2019-09-28

    南郊望仙台修筑在圣道教总堂的正中央。总堂本身所在的城堡,已是一处高台建筑。它是利用一座平原山丘,四方砌石而成,造成后高出四周的平原约有八丈,而正中间的山丘顶部,未修望仙台前,便已比城堡还高十数丈,如今在城堡中间的山丘顶上,又修了一座十数丈高的望仙台,那是比四周的平原高出三十几丈了。

  郭子岳一掠到望仙台前的城堡外边,隐身在附近的昆仑公主,阳春霞,文安道姑,郭守敬便飘了出来,与他并排而站。

  郭子岳向文安道姑见礼道:“母亲安好么?”

  文安道姑道:“很好。只是刘玄靖不在望仙台上,我就没有理由向同门开衅了。你要好自为之。”

  “是。孩儿明白。”

  阳春霞道:“城堡内原有道人近八百名,赵归真回来后,便将一般道士赶走了。如今城堡中,可能总共有约五十名道人,武功均在宗师到王霸流之间。”

  郭子岳道:“好,让我先运天视神功看上一看。”言毕,只见他的头顶上冲出一股蒙蒙真力散发开去,成一个个光环,逐渐扩大,散发出去,罩在城堡上空。

  赵归真出现在望仙台的边沿,默默注视着郭子岳。

  片刻之后,郭子岳收功,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赵归真和邓元超。母亲,你们四人可退到百丈之外,互相照应。我一人进去探探虚实。”

  郭守敬道:“孩儿随父亲一起攻打望仙台。”

  文安道姑喝道:“守敬此时的状况,不适合当此大战。你们进去,反要累子岳分心照顾你们,陷于不利。随我退开吧。”

  赵归真在望仙台上笑道:“那么,郭大侠可以进来决一死战了。”他心中最怕文安道姑等人齐来攻打,如今用不着以刘玄靖为饵诱开,便已达到分开五人之目的,实在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郭子岳等四人退后走开。他向赵归:真说:“赵归真,今日决战,乃是你我两人的事,何必损及无辜?你出来吧。”

  赵归真冷笑道:“汝以为服了紫血琼浆,便有十足胜算了么?

  汝既然害怕进来,老夫便出来又何妨?”

  言毕,赵归真双脚一点,便从望仙台上射了下来,掠过望仙台与城墙之间的地坝,纵上城墙,射了出来,落在离郭子岳七丈开外站定身形。

  四目相视之中,赵归真慢慢拔出了越王神剑。

  郭子岳仍然负手而立,一动不动。

  骤然间,赵归真一声大喝,双脚一纵,整个身子直向郭子岳撞去,越王神剑在前,幻起一片剑光,在下午的阳光下显得光华夺目,剑上暴射而出的剑气,激发得空气发出一阵暴响。赵归真全力施为,痛下杀手了。

  赵归真使出的这一招杀着,名曰“太乙三搜魂”,以剑招剑术而论,这一招剑法所包含的十二个剑式中,分了三个组合,第一个组合含六个剑式,四攻两守,主搜外围,因其剑气凌厉,剑光密实,敌人会吓破了胆,被“搜”去胆魂。第二个组合四个剑式,集中攻中宫,主“搜”敌人,叫“搜”命魂。所以这一招叫“太乙三搜魂。”其攻防搭配十分巧妙,出人意外,自从华阳真人飞升后,从没人看见使过。

  赵归真于眨眼间使完了这千招十二个剑式,但他自己明白,他连郭子岳的衣角都没有扫到。而且他更明白,郭子岳连剑都未拔,只是一闪便避了开去,其速度之快,连他赵归真这等神仙功力看上去,也是幻影一团火光一闪。赵归真心中大惊,明白这棋高一着压死人的古话硬是没有说错,当下不敢大意,只将华阳子的太乙搜魂剑法,配合着一套太乙迷魂步法,尽展开来,企求侥幸能杀了这个不还手的人。

  刹时间,十丈方圆之内,尽是剑气的爆响声和不绝于耳的尖啸声。

  华阳子的这套太乙搜魂剑法,一共七七四十九招,每招含五至十四个不等的剑式。以赵归真这等神仙功力使来,也要花刻时间。赵归真越使越是心惊,郭子岳能够躲开他这种超闪电般的速度,那他的速度岂不是比超闪电的快速还要快?那该如何形容?

  就武学而言,历来有两句名言:唯快不破,唯力不破。当然这是就一般规律而言。因为若是说绝对了,唯力不破还有个四两拨千斤,唯快不破也有个料敌先机。但一般规律下,在快、力、招式这三者之间,确是以快为首。你招式再妙,遇到速度比你快的,你招式之妙尚未展开,已经被别人先杀或先伤了。

  赵归真跳出圈外,大喝道:“姓郭的,你步法神奇,速度又快,本可杀我,却为何并不杀我?”

  郭子岳冷笑道:“要杀你的。你是在下的杀父仇人,我怎会能够杀你而不杀你?”他叹息了一声道;“或许天下只有楚侯刀法可以克制你这套太乙追魂剑法。但楚侯刀法非苗族人不传。在下找到你那剑法的破绽后,自会给你一个快死。”

  赵归真大怒:“孺子好狂的口气!”

  话音一落,赵归真顿时倏忽不见。郭子岳身形一调,立即一记掌力向他自己脚下打去,而他自己却已经腾空而起。

  郭子岳的掌力打在脚下的黄土层上,立时轰地一声将脚下的黄土打出一个一丈方圆的深坑。泥土飞溅之处,只见赵归真从土中飞了出来,从下向上,一柄越王神剑又向郭子岳的双脚铰去。

  但郭子岳纵起又快又高。赵归真以黄土作障,贴地遁去攻杀郭子岳的下盘,却被郭子岳一眼识破,一记金刚掌力,打得赵归真还未遁到郭子岳站立之处,便已遭到金刚掌力的震击,而且被震飞了起来。赵归真虽然趁势飞起以长剑去铰杀郭子岳的脚,但郭子岳却比他的飞势先一步,而且又快又高,赵归真尽管直追上去,却总是差了两丈多远。

  赵归真升腾到七丈多高时,其力道已处于末势,他正想从剑上逼出隔空剑气去杀郭子岳,谁知郭子岳却在腾空至十丈左右的高空中时,突然腰身一拧,一个空翻翻了出去。翻出去时,他的身子向下,而就在一眨眼之间,他却又是一记劈空掌力打向了赵归真。只见白光一闪,“哗嚓”一声,这一记金刚掌力打中了赵归真,将赵归真打得直飞出去。

  赵归真在腾升到七丈左右力道的末势将至未至时,便已打算变势,但却慢了一拍。郭子岳这一记金刚掌力将他打飞了斜落下去,他双脚着地之后,“哇”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道冠掉了,头发散了,已现狼狈之相。

  这已经是赵归真第三次吐血了。少林对掌他吐了一次血,回望仙台听说刘玄靖走了,他又吐了一次血,如今挨了一掌,又吐了一次血。神仙功力啊,哪会如此不抗打?其实全因丹毒积重的缘故。

  郭子岳一个跟头翻到十丈外站定,冷笑道:“赵归真,你也有今天?”

  赵归真双脚分开,以剑柱地,双目怒睁,口角流血。连武宗山崩时,他听说后也没有吐过血,如今却因战败和内部分裂而三次吐血。他以道教第二天下第三高人的身份,以皇帝的授度师的身份,一手策划了大规模的灭佛,那是何等威风!怎地武宗一死,宣宗便变了灭佛之先皇旨意?而这个郭子岳,偏又在这时成了他武功上的克星?这算什么天意?为何如此风卷残云一般地扫落外夷异教的运动,竟然功亏一篑?

  赵归真一边运气平息翻涌的真力,一边睁大双眼,提防着郭子岳发难。

  谁知郭子岳此时负手而立,故作悠闲,其实他正在运功侦查附近的动静。他听得远处传来了一声叹息,苍而不老,极象是轩辕集的声音。他猜测,轩辕集到了。那么,在杀死赵归真的瞬间,他会不会出手救援?因为他毕竟是道教的一员呀!

  赵归真调息完毕,怒道:“好,郭子岳,你以为你此时可以消遣老夫?你错了!”

  话音一落,赵归真一声轻喝,从身上模出一柄短剑,扔掉剑鞘,再将短剑扔向空中,与此同时,从他的头顶泥丸穴中,陡然冒出了一团蒙蒙真气。那真气冒出他的头顶后,却不散去,而聚化为一个透明的人形。

  这是赵归真的元神离体了。

  赵归真祭出了元神,打算拚命了。

  赵归真的元神祭出来后,他那元神就伸手一把抓住正从空中落下来的短剑,而赵归真的真身,却仍然手持越王剑。赵归真的真身一飘杀过来,元神立即就从空中飞扑向郭子岳。

  郭子岳一见,立即仰天大笑,笑声中蕴含了无上真力。笑声一起,望仙台前的这片平原上,陡然间狂风大作。赵归真飘杀过来的真身身形顿时一窒,而空中扑杀过来的元神,被这狂风一刮,甚至摇晃起来。

  但赵归真到了此刻,却已没有退路了。他将他那以丹药速成的上仙功力,分为王霸流和准王霸流的真身和元神,地下飘杀过去的真身接连打出十二包雷火药包,而空中扑杀下来的元神,却看准了郭子岳的身形移动之势,持着一柄利刃宝匕,不顾一切地扑杀下去。

  郭子岳一看赵归真打出雷火药包,立即便冲天而起,冲起之后,又变势斜射出去。这时候,那元神扑杀了过来,状如阴魂,却杀气腾腾,不减真身之赵归真之勇。郭子岳一见那元神是不顾一切地扑杀过来,连忙抬手一掌打去,一股飓风般的呼啸掌力,顿时打得那元神如断线风筝一般飘飞开去。

  这元神尽管被击打得飘飞了出去,但却丝毫没有受伤,丝毫未被击散。赵归真在和宏道的元神决斗时,夸口说元神是任何利剑杀不死、任何掌力撞不散的。因为它是精气的神凝,是魂魄的聚合。如水、如雾、如空气、如长风刺中之物一退出,它又弥合在一起。

  但它遇到强力击打或撞碰时,仍然抗击不住倒飞出去。

  赵归真一见元神受挫,立即一声清啸,那元神受了感召,立即又扑杀过来。

  而郭子岳,此时脚下的平原上,十二包雷火药包在方圆八丈的范围上分散炸开,火烟泥石漫天炸散,而他的身形,纵起约七丈后,斜射出去击打元神,此时身形在空中,已处于一次真力运行和飞行势的力道末势,已开始下降,眼看就要落到雷火之中去了。

  好个郭子岳,双脚一绞,双掌下拍,立时又借力上升了将近六丈。

  就在他又上升起去之时,赵归真的真身已经纵起六丈多高,一抛手又以两个雷火药包向他迎空抛打过来。这两个雷火药包飞向郭子岳后,赵归真随后又打出两包。后两包打出之后,飞势比前两包快,他是要以后包去撞炸前包,在空中炸开,炸死或炸伤郭子岳。

  谁知郭子岳在少林寺达摩洞中,早就和楚侯商讨过种种应付雷火药包的办法。郭子岳一见后包飞来,立即以双掌拍出金刚雾的掌力。

  刹时间,只见赵归真两次抛出的四包雷火药之间,突然出现了一睹有形有质的罡气墙,后两包雷火药包撞在罡气墙上,顿时弹了回去,随即炸开;而前两包从郭子岳身下飞过去时,郭子岳又是一个空翻,不但躲开了雷火药包,他那罡气护体的身体,更是居高临下地向飞扑过来的赵归真的元神砸了下去。

  刹时间,在雷火药包的炸响声中,只听赵归真的元神发出一声闷哼,被郭子岳的金刚体砸中,直落下去。

  赵归真的真身,在六丈高的空中,被金刚雾撞回去的雷火药包炸开产生的气浪冲飞回去,落地之后,又听得元神一声闷哼,落了下来。赵归真见元神离体,配合如此默契,尚且一点便宜也没有讨到,连忙身形一摇,收回了元神。

  从赵归真打出第一批十二包雷火药包起,郭子岳便纵上了空中,以后一直在空中游走,对付雷火药包和对付元神,已有片刻功夫了。此时郭子岳在空中看见赵归真收回了元神,便射向另一边落下身形,又和赵归真隔了十丈,相对而站。

  赵归真默默无语,心中的惊骇却与时俱增,知道他从此再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纵然轩辕集醉楚侯不出江湖,他也不能称霸道佛两界不能称霸武林了。赵归真时代已经结束了。

  赵归真身形一晃,便向城堡飞掠而去。

  郭子岳大喝:“哪里逃!”喝声之中,随后追去。

  赵归真掠上城墙,掠过里面的平坝,掠上了望仙台。望仙台高约十好几丈,赵归真此时的功力,中途尚要借力一次,才能纵上。他一纵上望仙台,便跨上了停在台上的仙鹤,说:“走吧,仙鹤,飞到深山去。天地如此之大,找不到杀这人的办法么?”

  郭子岳随后追来,一踩上城墙,一段城墙约两三丈,竟然同时弹飞起来。这些由机括翻板控制的石块,纷纷向郭子岳撞去。

  好个郭子岳,身形骤然加快,便已射向了城堡里面的平坝。

  郭子岳刚一落下平坝,陡然听得一声响动,城堡下面十数道门同时打开,数百匹马从这十数道门中同时涌了出来。

  这些马,身上绑着长矛或尖刀,尾巴上绑着火把,身上更带着雷火药包。火把烧痛了马尾,这数百匹马便在院坝中一阵乱冲乱撞。战国时有田单的火牛阵,赵归真却在这城堡中埋伏一个火马阵。他想以火马阵来杀郭子岳。不杀郭子岳,他夜不能寐。武宗去世宣宗承统改了灭佛旨意,也不如这个人的威胁大。

  郭子岳一声冷笑,已经飞身纵上了望仙台。

  望仙台上,赵归真的仙鹤已经腾空飞起。

  望仙台下,火马互相乱撞,已有雷火药包发生了爆炸,刹时间,望仙台四周,便已是一片马的嘶鸣、雷火药包的炸响、烟、火、气浪的海洋。

  赵归真已经骑鹤升空了十数丈高,他长声笑道:“小子!来呀!你若是上神,就到天上来打吧!”

  郭子岳双脚一纵,人已冲天而起,大喝道:“赵归真!哪里逃?!”

  他这一纵,便是近十丈高,而正在此时,望仙台已经整个炸了起来。

  此时,赵归真的仙鹤已经又升高了几丈,正在向西方飞去。

  他听到喝声,回头一看,不禁惊骇得身子一晃,险些就从仙鹤背上落了下去——只见郭子岳身形一纵腾空后,正踩着脚下的翻滚黑烟乌云,大步向仙鹤追了过来!

  赵归真失声大叫:“天梯步!”

  大叫声中,赵归真正待拔剑向郭子岳反手铰去,但他刚刚手握剑把,骤然感到双肩一阵刺骨巨痛,两边的肩胛骨琵琶骨已被郭子岳抓住捏碎了!

  接着,赵归真感到手一松,腰间的越王剑已经被郭子岳挟手夺去;接着,后脑受了不轻不重的一下击打后,便在空中昏晕过去了。

  郭子岳以剑柄击昏了赵归真,他便将赵归真提着,一步跨上了鹤背。他坐在鹤背上,飞出了城堡范围,便身子一翻,挟着赵归真直向下面的平原翻落下去。

  仙鹤嘶鸣着,绕了一匝,直向南方飞去。强制它的主人昏死了,它获得自由了,它飞远了,回到了大自然。

  郭子岳挟着赵归真落下平原。

  他从几十丈高的空中落下来,落到离地十丈左右时,便向前跨出大步,几步下来,力道全消,稳稳站在平原之上。

  他将赵归真放在地上。

  郭守敬从远处如飞而来,一把抱住郭子岳,大叫:“父亲!杀得真痛快!”

  昆仑公主连跑边喊:“将他一剑杀了,以绝后患!”

  阳春霞却大叫:“杀不得!”

  文安道姑看见自己的女婿如今成了当世第一高人,只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郭子岳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人还真杀不得!邓元超何在?出来把你们的教主带走!”

  那些火马,便是留下来的五十个道士控制、点火、放出来的。

  如若那三百匹火马与望仙台上的雷火药,能杀死或杀伤郭子岳,赵归真再杀回马枪,便能大获全胜,再回头去与宣宗计较。

  如是郭子岳没有学会天梯步的顶尖轻功,在如此周密的安排下,只怕也十分危险。试想他攻上望仙台,雷火药一炸开,赵归真乘鹤飞走了,他如不会天梯步,便只有纵下来。下面却是三百匹火马带着火药烧成一团炸成一团并在城堡内带刀枪乱冲乱撞,他往何处落脚?

  谁知郭子岳学会了天梯步神功,根本不往下落,那火马火药阵便半点作用也没有。郭子岳以天梯步轻功踩云如平地飞掠,只看得下面的五十个道人瞠目结舌。

  邓元超一看大势已去,正准备开溜,谁知郭子岳已点名要他去接收已被废了武功的赵归真。而且,郭子岳的喊声之中,已经用上了随口搜魂神功,由不得他再起脚开溜,身不由己地便回到了郭子岳身边。

  正在这时,只听长安方向传来一阵沉闷的轰响声。在场之人一听,尽都明白,这是一支马队的马蹄震动了大地的声音。

  金吾卫的骑士们前来收押灭佛罪首来了。

  好快的消息!

  当然是轩辕集传的讯。

  昆仑公主恨声道:“夫君,二十年苦熬,就为的是杀这赵归真为公公报仇,如今为何听了春霞一句话,就当真不杀了?”

  郭子岳道:“不是听了春霞一句话,便不杀了。而是这人作恶太大,不当由我杀。试想此人一生,杀的仅仅是我父一人么?

  由他直接杀的,何止三五十人?由他间接杀的,何止三五千人?

  所以,要杀此人,当由皇家去杀,方才能平息众怒。另外,此时道佛两教,余斗尚烈,由邓元超与赵归真勒制道士,由春霞出面劝阻僧人,才能制止道佛两教的宗教战争。”

  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叹息。

  郭子岳大喝:“可是罗浮仙人?”

  远处传来轩辕集的声音:“你别吼。你一吼老道儿就头晕。”

  “那么,罗浮仙人何不再与大家一叙?”

  “叙什么?煮酒论英雄么?”此话充满调侃。

  “非也。晚辈心中疑难很多,极想弄清。”

  “你有什么疑难,只管当着众人问。”

  “老前辈究竟是好人还是恶人?”

  “何有此问?”

  “说你是好人吧,你纵容赵归真兴道灭佛——”

  “且慢,罗浮仙人是不是道士?”“当然是。”

  “那叫罗浮仙人不兴道抑佛,反去兴佛抑道么?”

  “这倒也合乎你的处境。你说是‘兴道抑佛’?”

  “对。老道主张抑佛,而不是灭佛。你还没说完。问吧。”

  “晚辈想说的后半句是:说你是坏人吧,你又荫护宏道大师,营救春霞的母亲老文安公主。”

  “这也不是什么难解之谜。刘玄靖使太乙迷情乱性大法,害了文安公主一生一世,老道救她出星宿海,算是一种赎罪吧。宏道是正宗佛教徒,一生苦修,却为尉迟长孙这等野心家四处追杀,老不死看不惯,顺便管点闲事,做点沽名钓誉的事,自己寻个开心。”

  “原来老前辈游戏人生来着。那么,你是正宗道教徒了?”

  “八九不离十吧。”

  “家师主张三教合一,前辈何不——”

  “狗屁狗屁!”

  “老前辈当世第一高人,不当发粗言骂人。”

  “谁说老不死是当世第一高人?”

  “当今之世,佛道两教,武林黑白两道,包括皇宫显贵和民间百姓,都这样说。在下孩童时初练把式,少年时初游江湖,就听仙凡两界如此说了。”

  “放屁放屁!臭不可闻,俗不可耐!”轩辕集说,“请问郭大侠,何为仙凡两界?”

  “在俗者将佛道中人看作仙,佛道中人将在俗者视为凡。”

  “有什么区别?”

  郭子岳想了半晌道:“为仙者多些通灵之想,为凡者多些本能之性。”

  “结果有什么不同?”

  郭子岳想了想,陡然仰天大笑:“对了!都是一个死!神仙之灵,凡俗之性,俱是一个大劫,谁又能逃?”

  “那么,老道儿可要喝酒去了!”

  “请恕晚辈不能追随。”

  “无妨。几时儿孙多了,家居嘈杂,心中不耐时,不妨来黄河水底洞府中,找老道儿下两盘棋。”

  轩辕集说完,骤然长啸,直向南方终南山中飞掠而去。他的啸声一起,顿时狂风大作,吹得低空的战烟高空的飘云,急飞而去。

  南方的山中,传来了一个吼声。

  这是醉楚侯的吼声,吼声一起,那向南方急飞而去的战烟飞云,顿时化作了空虚,消失不见了。下午的天空变得一片晴朗清丽。

  “师父!”

  郭子岳大叫,喊声一起,他就热泪盈眶了,险些就掉了下来。

  仙人啸,佛神吼,混和在一起,向着终南山中响了进去,消失不闻……

  山。

  林。

  山林。

  这才是和尚道士该去的地方。去思禅。如是混迷俗人俗事,又怎配称为神仙?又怎会有中国的禅文化?

  郭子岳走近邓元超,倏地出掌,反拍在邓元超的丹田上,将他的内丹震散了大半。如此一来,邓元超便从一个王霸流高手降为了一个极流庸手,连抗拒官兵的收捕都无能为力了。

  金吾卫的骑兵近了。

  郭子岳轻声说:“春霞、月亮、母亲、守敬,咱们走吧!”他上前伸出左手挽住春霞的腰,伸出右手搂住月亮的腰,向西方飘掠而去。

  郭守敬哈哈大笑,一个跟斗先翻出去,一路跟斗,一路笑声。

  文安道姑紧随其后,一起飘去。

  阳春霞问:“只不知轩辕老前辈说的那一天,来得是早是迟?”

  月亮道:“我用天蚕丝拴牢他,他要去下棋,得先将我的手腕勒断。”

  郭子岳大笑:“我是一个凡俗之人,去那地底下学哪门子棋?

  有你二人,送我神仙当我也不干!你们着什么急?”

  五人向西飘然而去,转眼之间,走得无影无踪……

  数日后,宣宗升殿,令人将赵归真杖杀于大明宫含元殿外。

  同时流放邓元超至岭南。

  一场三败俱伤的佛教儒排名之争就这样束了。佛教元气大损,道教也没有的得到什么好处,反到是武宗皇帝服食道士丹药而中毒早死。真是一场劫难。

  宣宗为武宗择王才人很是惋惜,追封王才人为王贤妃,王才人得入正史。

  不久,宣宗又增两京佛寺,赐还田产,给佛教以喘息之机。

  再不久,他又召刘玄靖进京,从刘玄靖受三洞法事。道教排序仍在佛先,而且,宣宗与武宗一样,对金丹也爱得要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