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番外四
作者:寻香踪 更新:2019-09-28

林家乐二十八岁这年,和盛墨收养了一个孩子,是个八岁的男孩。

那天他们去阳光福利院,准备领养一个孩子,年纪小一点的,这样有利于培养感情。他们到的时候,碰上福利院的老院长正在揪一个男孩的耳朵教训他,那男孩一面喊着哎哟,一面却在咧嘴笑。老院长嗔怒地说:“冬冬,你再往水槽里撒尿,看我不揪掉你的耳朵,是不是太久没让我揪耳朵了,所以皮痒了啊。下次再犯,就别来见我了。”

那孩子告饶说:“院长奶奶,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这么干了。可是你别不理我啊,你让我去扫地,让我吃胡萝卜,我都愿意的。”

林家乐顿时觉得这孩子特有意思,长得黑黑的,一双咕噜噜的眼睛,虽然不十分大,但是格外有神,于是就跟盛墨说:“咱们领养个大点的孩子吧。”

盛墨是随他的,大点的孩子也好,操心少一点,不过不好的地方也有,如果沟通不好,难以产生感情不说,而且他们家的情况,恐怕还容易出问题,还真是叫人有点担心的。

后来费了很大的周章,他们才办好了领养手续。因为那个叫冬冬的孩子自己根本不愿意被领养,但是老院长又特别希望冬冬能有个好人家领养,所以费了很多心思去说服冬冬。

冬冬到了他们家后,表现得十分不驯服,甚至还打破了盛墨搬家时林家乐给他送的那套碗的一只,原因是林家乐给那孩子夹了一块他不爱吃的胡萝卜,他生气,就给碗推翻了,滚到了地板上,碎了。气得盛墨几乎想抽他,被林家乐拦住了。

林家乐板下脸说:“你不愿意在我们家是吧?那你回福利院去吧。院长奶奶已经70多岁了,天天给你们这些兔崽子操心,总有一天会被你们累死,你不怕累死你院长奶奶,你就回去。你要有点良心,就在我家好好呆着,我们给你吃、给你住、供你上学,以后你赚了钱,想拿去给谁用都可以。”林家乐笃定这孩子有一颗善良的心,不会就这么撒手跑回去的。那孩子果然老实地待下来了,因为他想以后赚很多钱,给院长奶奶买好多好东西,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东西。

林家乐给他另外起了个名字,叫盛小凡,希望孩子普普通通平平安安地长大。冬冬不愿意,嫌名字难听。盛墨说:“你应该知足,最开始我还打算给你起名叫盛凡的呢,你林叔叔坚持给你改成了盛小凡。你是愿意叫盛凡呢,还是叫盛小凡?”冬冬想了一下,同意了叫盛小凡,因为盛小凡总要比剩饭好听。

盛小凡呆下来之后,觉得这个家还是相当不错的。盛叔叔是大学老师,林叔叔是公司老板,住在高档小区里,家里什么都有,还有两条帅气的金毛狗,叫做丢丢和木木。盛小凡很快便从福利院的学校转学了,转到了附近的育英小学,吃的穿的用的,比起福利院来,那真是应有尽有了。而且每天也有人辅导他的功课了,甚至每天还可以玩一小时电脑。盛叔叔和林叔叔都是很讲道理的人,他们会尊重自己的意见,比如想吃什么、喝什么、去哪里玩,甚至买什么款式的玩具和衣服,都要征询他的意见。盛叔叔说了,他们家,最大的特色就是民主,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全家讨论能不能通过。

唯一不足的是,这个家没有妈妈。他来的第一天,盛墨就跟他坦白了,这家没有女主人,只有两个男人,所以不要觉得有什么好奇,你林叔叔会像妈妈一样照顾你,我就像爸爸一样,你可以叫我们叔叔,也可以叫我们爸爸,当然,我更希望你叫爸爸,毕竟你是我们收养的儿子。

刚开始盛小凡觉得别扭,一直都不肯开口叫人,过了好几天,盛小凡偷偷地问林家乐:“我叫你们两个都叫爸爸吗?”

林家乐愣了一下,旋即笑起来,摸着他的脑袋说:“可以啊。为了以示区别,你可以管盛叔叔叫爸爸,叫我叫小爸。”

第二天早上,盛墨和林家乐听见盛小凡开口叫他们爸爸,尽管头天晚上两人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激动了一把,相视而笑,爽快地应下来。那种感觉很奇妙,他们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身份变得神圣了,感觉真有了儿子,肩上的责任也变重了。

多了个儿子,他们的生活要相应做出许多调整,随心所欲的二人世界是结束了,比如下班后的电影院约会不是说去就能去了,得想着给儿子做饭,辅导作业;也不能在公共场合表现得过度亲密,要考虑对孩子的影响,什么客厅、阳台、厨房的情趣等等,想都不能想,两个人的亲密地点只能局限在自己卧室里,这点让盛墨郁闷了许久,叹息着说,多了个叫自己爸爸的人,自己就少了多少乐趣啊。林家乐白他,你不是也享到了为人父亲的乐趣么。盛墨想想也是,就不再抱怨了,有得必有失啊。

盛墨的工作越来越忙,他已经升职为正教授,在建筑界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请他设计楼盘的越来越多。建筑设计师说起来是个很风光的职业,事实上是个特别累人的活,经常要下工地,所以时常要出差。倒是林家乐的工作相对还稳定些,他的装修公司已经发展稳定,也没有再扩大的野心,因为这些年,装修行业的发展也趋向饱和,最旺盛的时期已经过了,市场开始呈现出一种疲软状态。林家乐调整了一下经营战略,主要在装修的风格和质量上做文章,不一定要数量很多,但是必须要精,因为人们的生活水平提升了,对精神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高,倒不那么看重装修的价格,更注重装修的品位和品质。林家乐的工作重心还是在设计上,工作室倒是开得红红火火的。

盛小凡来他们家一年了,与盛墨和林家乐相处得很好,这大概要归功于林家乐的耐性和无微不至的关怀。所以他跟林家乐也更亲近一些,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盛小凡是个在g市长大的孩子,他没上学之前,说的是一口地道的粤语,刚学说普通话,言辞表达不那么贴切,就会时不时冒几句粤语出来。正好林家乐又是懂粤语的,所以平时林家乐跟他交流时,有时候会用粤语。这父子两个粤语一交流,就把盛墨撇除在外了,盛墨几乎听不懂,所以只能干着急。他不止一次抗议,要他们两个说普通话,林家乐说:“孩子上学就是说普通话,你担心他学不会普通话吗?多懂些语言是一种优势,小凡既然会粤语,就不能把粤语给荒废了。想当初我还是辛辛苦苦一个字一句话学的呢。”

盛墨知道这话在理,他是支持孩子学方言的,但是他不懂粤语啊,这把年纪再叫他学粤语,也真是有些难为他了吧。于是他想了个法子,一等盛小凡放暑假,就把孩子送回h省老家,让他跟爷爷奶奶学家乡话去,不是说多一种多一种优势么,那咱家的方言也该学学,到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就都用家乡话交流了,不再将我排除在外。

盛小凡听说可以去爷爷奶奶那儿过暑假,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去年寒假就是在爷爷奶奶家过的,还看见下雪了呢,好好玩。爷爷奶奶都对他特别特别地好,而且爷爷奶奶住的教职工宿舍区里,有好多和他差不多大的小朋友一起玩耍,就跟他以前在福利院里一样热闹,他还交了好几个朋友呢。盛墨带着盛小凡回去住了一个礼拜,然后撇下儿子回g市了,临走前交待父母,务必让小凡学说家乡话。他估摸着,其实不用父母教,小凡每天跟着那帮猴孩子在一起疯玩,估计也学得差不离了。

盛墨怀揣着兴奋的心情回到g市,久违的二人世界啊,终于又回来了。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弄了个烛光晚餐,享受了一顿浪漫的晚餐。趁着林家乐还在厨房洗刷碗筷,盛墨就忙开了,一个劲地骚扰他。林家乐怒了:“盛墨你再闹,碗要摔了。”

盛墨从身后抓住他的双手,将碗放到水龙头下冲洗,一边亲吻他的脖子:“好了,不洗了,明天再洗。如此良辰美景,没人打扰,还不好好利用,乐乐你真是煞风景。”

林家乐又好气又好笑,敢情把儿子送回老家去是为了这个呢:“你羞不羞啊,都多大年纪了,还玩这个!”

正待还说上两句,盛墨的吻已经缠上来了,一边吻一边说:“乐乐,我伤心了,嫌我年纪大了啊?”

林家乐扑哧笑出声来:“怎么会,盛老师正值当年,还年轻着呢。”

盛墨说:“这还差不多。乐乐我跟你说啊,不趁年轻还玩得动的时候玩,难道等老了再来玩?夫妻间的事,这事儿就没有羞耻可说。这个叫做情调。”

林家乐还想反驳,盛墨已经严严实实地堵上了他的嘴。两人从厨房一路吻到客厅,盛墨本来想在客厅玩玩情趣的,却被丢丢和木木父子两个纯洁无暇的眼神盯得回了房,哎,儿子送回去还不够啊,忘了还有这么两只在呢。

激情过后,两人都没有立刻去睡,躺在床上说话。“有点冷,空调温度太低了。”林家乐摸了一下裸|露在外的胳膊。

“那我去调高一点。”盛墨翻身下去找遥控器,调高了几度,又回到床上,将林家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光滑的背脊,“前几天你见到贺方旭了?”

林家乐动了一下,在他怀里找到更舒适的位置:“嗯,不就是做你设计的那个精装楼盘么,地产公司指定了要一种瓷器,这边都断了货,我让员工去瓷砖厂订购,没想到就找到鸿瑞厂了。贺方旭知道是我们公司的业务,便打了电话来约我见面。”

“一笔业务而已,犯得着他一个老板亲自找你谈,而且你也不管这事。”盛墨有些不满地说。

“你生气啦?我跟他好几年都没联系了,再说又是公事,就见面谈谈合同,吃了个饭而已,一直都有我的员工陪着呢,根本没机会聊私事。其实我也不爱见他,这人心眼小,没度量。”林家乐将手放到盛墨腰上,轻轻捏了捏。那是盛墨的痒痒肉,果然,盛墨立刻变了声调,呼吸也有些紊乱起来,他的手脚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林家乐松开手,挡住盛墨的手:“别闹,累了,睡觉吧,年纪一大把了,要懂得节制。盛老师,小心过两年力不从心,到时候我可不客气啊,我是很愿意出力的。”

盛墨一下子蔫了,后院要起火,小家乐要翻身啊。只好停了手,要养精蓄锐,提防被反攻啊。想想又觉得不甘心,用双脚夹住林家乐的双腿,将他紧紧禁锢在怀里。

林家乐挣了一下,没挣开,他说:“盛老师,跟你说个事啊。我昨晚上做梦,梦见贺方旭在追赶我,仿佛又回到很多年前我躲他的时候,吓得我到处跑,找地方藏身,好不容易才将人甩掉。你说这人怎么还那么讨厌呢。”

盛墨捏了捏拳头,这个贺方旭,看起来相当欠揍,当年揍他一拳还是太少了啊:“下次他再敢找你,记得通知我。”

“嗯,知道了。”林家乐说,“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你的脚松开吧,压得我动不了,别到时候晚上我做噩梦被人追得跑不动。”

盛墨赶紧松开脚,握着他的手:“我牵着你,做梦的时候有小人追赶,记得拉着我去,我帮你揍他。”

林家乐呵呵笑:“好,睡吧。”打了个哈欠,在盛墨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睛睡了。盛墨也伸手灭了床头灯,将林家乐圈在怀里,埋首在他颈间,也睡了。

好日子总是因为不能够持久而显得格外美好,两人的二人世界享受了一个多月,真是如鱼得水般快活,真是一眨眼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八月底,盛小凡被奶奶送了回来,因为要开学了。盛墨见到老妈和儿子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妈,小凡跟你们学会咱老家话没?”

盛妈妈笑眯了眼,开口说:“我木鸡啊,你问他自己吧。”

盛墨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转过身去瞪盛小凡:“好小子,看不出来,你居然成功地策反了爷爷和奶奶啊。”

盛小凡笑嘻嘻的:“老豆,我这个暑假教会了爷爷奶奶说好多句广东话呢。爷爷奶奶年纪那么大了,都能学会,你肯定也能学会的,以后我跟小爸一起教你学吧,肯定能学会的。”

林家乐搀着盛妈妈站在一旁,笑眯眯的说:“小凡说的没错,我觉得你应该学学粤语,技多不压身嘛。妈你说是吧?”

盛妈妈也点头:“家乐说的没错,小墨你是该好好学学粤语,入乡随俗嘛。而且还有家乐和小凡教,学起来肯定会很快的。”

盛墨苦着脸,本来想为自己找盟军的,结果好了,全都成盛小凡这臭小子一国的了,自己被孤立了。他耷拉着脑袋,拉着行李走在后面。

盛小凡跟着小爸和奶奶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没精打采的爸爸,退回来:“爸,我帮你提行李吧。咱们快点回客,我和奶奶都想恰饭了。”说完还朝盛墨挤挤眼。

盛墨顿时心花怒放,这还差不多,才是我的乖儿子嘛。腾出一只手来,牵着盛小凡的小手:“好嘞,儿子,走,回客恰饭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到此完结,谢谢各位的支持。新坑已开,轻松向现耽求收藏求包养。

-----------------------------------------------------------------------------------

下面送上丢丢小剧场

自打盛小凡到了他们家之后,丢丢和木木就觉得它们的地位下降了。刚开始几天,爸爸和林哥哥几乎都没有时间理会它们了,甚至连最爱吃的排骨饭都没有了,换成了许久不见的狗饼干。

丢丢和木木表示了抗议,它们开始绝食,不吃狗饼干。直到第二天,林家乐给它们换狗粮的时候才发现:“咦,这狗饼干没怎么动啊,它们两个没吃吗?”

盛墨在给盛小凡整理书包,听见他这么说,也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趴在阳台上的丢丢和木木,那两只一动不动,根本不像平时那样一早起来就围着他们的腿脚打转:“丢丢和木木该不是吃醋了吧?”

林家乐有些歉意地说:“这两天我忙着给小凡办转校手续,没时间给它俩炖骨头,它们是不是不乐意了?”

盛墨点点头:“没准啊。”

林家乐拉着盛小凡的手,走到阳台边上:“小凡,来,认识一下咱家的另外两个成员,它们叫丢丢和木木,是我和盛叔叔的养了很多年的狗狗,你喜欢它们吗?”

孩子多半都是喜欢狗的,看见这么大的狗,自然是既兴奋又胆怯:“我可以摸它们吗?”

林家乐笑着说:“当然可以,丢丢和木木都是非常乖的好孩子。来,丢丢、木木,和小凡哥哥见个面,来握个手。”说着摸了摸丢丢的脑袋。

丢丢也不好拿乔,勉强站起来,伸出了前爪,盛小凡满脸欣喜地接住了。接着木木也学他爹的样,跟小凡打了招呼。

林家乐摸摸丢丢和木木:“乖孩子,委屈你们一下啊,早上先吃点狗饼干,中午我回来给你们炖骨头吃。”

丢丢和木木听见骨头两个字,尾巴便摇起来了,要得,要得,就要肉骨头。

这天中午,丢丢和木木如愿以偿地吃到了肉骨头。它们很快发现,原来它们不仅没受到冷落,还多了一个宠爱它们的好朋友,这日子,真美!

-----------------------------------------

谢谢哇哈哈和蛋白姑娘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