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隐灵门
作者:浊言 更新:2019-09-28

114隐灵门

回家是徐浩心中最迫切的想法,然而要回家就必须巨额的钱数,也就需要囚犯的劳动力来为他创造这一切;罪犯,在这个人口基数极为庞大的修真位面,并不缺少,想要安全的抓捕罪犯,徐浩就必须提升自身的修为,同时建立完善的机构,两者不可或缺,但提升自己的能力在目前来看,应该是放在位的。

徐浩在司马澹离开的那一瞬间做了一个决定,他要追随者司马澹,去学习真正的修真,而不是靠着自己一点点的摸索,毕竟瞎猫不是永远都有好运气的,就比如这次的魔心劫,要不是碰巧遇到了司马澹,而司马澹又碰巧有对抗魔心劫的心法,徐浩恐怕已经迷失到了修魔者的行列。

当然,徐浩自己决定去找司马澹,却没准备带上邵奎,于他而言,邵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抓捕罪犯的工作也是刻不容缓的,趁着中央国还处于魂的状态,只要邵奎的动作不太大,应该不会惊动到这个世界的强者,能多一个囚犯工作,徐浩就能够早一天回到地球,所以,邵奎依然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先到魏国与明国的交界处,在那里安顿下来,魏明两国正在交战,边城四处盗匪四起,失踪几个强盗应该不会引人注目。

邵奎听完徐浩的计划,连连点头,特别是听到徐浩说道将来要把那些修真的法门教给他的时候,邵奎的嘴角也不自觉的翘了起来,喜不自禁。

徐浩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吴家赠送的银子,自己只留了很少的一部分,其余的全都给了邵奎,口中嘱咐道:“一切以自己的安全为主。”话不必多,只要说道点子上,邵奎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样的徐浩才是自己真正认识的那个徐浩。

一晃十天,徐浩没有追到司马澹的步伐,在这个望不到头的隐灵山里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那个所谓的隐灵门的入口,他也曾经怀疑过,隐灵山是不是司马澹随口编造的一个名字;徐浩陷进了深山老林之中,进不能进,退又觉得可惜,正在两难之际,突然听到头顶上咻咻的两声,等到他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一前一后两道残影在空中划过。

徐浩心中的希望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 神印王座 遮天 将夜 凡人修仙传 杀神 大周皇族 求魔 修真世界 官家 全职高手 锦衣夜行 超级强兵 仙府之缘 造神 楚汉争鼎 不朽丹神 最强弃少 天才相师 圣王 无尽武装又重新点燃了,那两道残影的模样,分明就是两个踏剑飞行的修真者,他们前进的方向,说不定就是隐灵门的所在。

事实又一次证明了徐浩是一只运气极好的瞎猫,翻山越岭一天一夜之后,徐浩见到了一座犹如笔杆的山峰,高高耸立直入云霄,站在山脚下的徐浩,抬头望向山巅,云雾之上,偶尔会有几个修真者踩着飞剑出入,朦胧之中还能看见隐藏在云中的建筑,徐浩并不吃惊,这种景象在青城山的时候,早就见过了。

徐浩拨开了厚厚的一层树枝叶,眼前出现了一条望不到边际的台阶,台阶直通到山巅,“终于找到了。”徐浩抑制住心中的喜悦,了身上的衣衫,一级一级的沿着台阶往上爬,一个上午的时间,徐浩才到得山腰。

“何人闯我山门?”

一声暴喝在徐浩的耳边响起,徐浩左右看了半天也没有现人影,那个声音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没有来源,徐浩朝着四周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徐浩,特来拜见师尊。”

那个声音又说道:“看你不似隐灵门弟子,你的师尊是何人?”

“司马澹。”徐浩答道。

“哈哈,”那个声音笑了几声,“司马师兄看来是收徒收上瘾了。”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影从峭壁中走了出来,徐浩上下打量了几眼,这人看起来不到二十岁,还有几分稚气的脸上绽放着笑容,一袭白衫,肩膀上还背负着一柄长剑,“司马师兄回山多日,怎不见他带你回来,莫不是来诓骗我的。”

“师,师叔,”徐浩有点不情愿的冲着这个看起来比自己的年纪还要几岁的人,叫出了这个称呼,“师尊前几日在魏燕两国的官道上收下弟子的,几位同行的师兄也都知道。”

“恩,”年轻人脸上的笑意未减,看来师叔的这个称谓让他十分受用,“你口口声声说是司马师兄的弟子,我问你一个问题,要是答对了,我就帮你进去通报,要是答不对的话,”年轻人取下了背上的长剑,“哼哼,教你知道隐灵门的厉害。”

徐浩硬着头皮说了一声,“师叔请问。”

“我问你,司马师兄收你为徒,那你是他的第几个弟子?”

“第九个,师尊叫我九。”徐浩忙不迭的说道。

年轻人点了点头,“不错,你等着吧,九,我帮你去叫司马师兄出来。”话音刚落,那个年轻人后退了两步,凭空就这么消失了,徐浩安下心来,正想去看看那个峭壁到底有什么玄机,突然那个年轻人从峭壁中伸出了个脑袋,“不要走,心被守山大阵误伤了,我可不想司马师兄的九枉死。”

徐浩心中一颤,要不是这个师叔提醒,恐怕自己不死也丢了半条命,连连点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双眼盯着峭壁,一动不动的。就这样多了半个多时,峭壁之中出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前面的是刚才的那个年轻人,后面的正是徐浩刚刚拜的师尊司马澹。

年轻人一指徐浩,说道:“就是这人,司马师兄。”

“不敢,不敢。”司马澹对这个年轻人极为恭敬,似乎连腰背都没有挺起来,“烦劳上仙老爷为了劣徒专程跑一趟,真是折杀人了。”

徐浩心中不解,司马澹年纪比这个年轻人打上了不少,而且年轻人在徐浩面前也称呼他为师兄,怎么司马澹会如此的恭敬,而且这种恭敬从心而,没有半点做作。

年轻人笑着摆了摆手,转身走到峭壁的跟前,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丢了一个欲牌给徐浩,说道:“别弄丢了,以后有空到山下来玩,九。”

徐浩拿着欲牌随便看了看,丢进了储物空间里。全然没有注意到司马澹眼神之中透露着对这块欲牌的重视。回过神来的徐浩郑重的走到司马澹的面前,单膝跪地,“徒儿参见师尊。”

司马澹看着徐浩,心中又欣喜又纳闷,也没有搀起地上的徐浩,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到这里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