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尾声
作者:苍海荒岛 更新:2019-09-28

色当岛丛林里面的临时港湾内,一大一小两条轮船静静地泊在港湾中间的海面上。李海潮、于海静率领海岛卫队士兵,登上了小客轮。而虞松远则率领兄弟小队七人,与托马斯的托队一起登上万吨大海轮。两条船在凌晨前的黑暗中,悄悄向大海深处驶去。

临分别时,于海静逐一抱着小队队员,哭得死去活来。她抱着虞松远一再叮嘱要注意安全,还悄声说,“梅雪和林雪,我会照顾好她们。费雯等几个小丫头,徐天一和灵玉也会照顾好她们。蓬缇一家,组长和灵玉会关照,让卫民放心。另外,到南洋后,你会见到一个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物。你的女儿,张老和柳姑也会照顾好……”

“女儿?最重要的人物?是谁?”虞松远愣住了。

“到时便知,谜底你自己去揭开吧……”于海静卖了个关子,却不说了。虞松远想追问,可老处女却在西蓓的扶持下,却蹭过来了。

“夫人,我也要去南洋……”

“委琐男”西丁格尔要悄悄返回军贴,继续潜伏在三井小队的战术小队,便随李海潮前往。可“老处女”虽然轻伤,却一个劲地求于海静,死活一定要随托队进入南洋。虞松远心里对她烦透了,坚决不允许她同往。

可于海静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虞松远是在兄弟们面前好面子,于是她做主,让“老处女”到南洋后,在墨士庄园养伤。虞松远虽然嘴上表示“不爽”,可于海静做主了,他只得“勉强”同意。

“先生,请您到船长室休息。按照命令,这条船现在听您指挥!”

登上大船,托马斯的养女昆玉已经在船上了。只有伊万诺夫,帕格的任务仍未完成,仍将留在兰蒂亚岛战斗。小队在中南半岛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虞松远下令启航。大货轮在黑暗中,悄悄向中国的南海驶去。

虞松远和队员们都站在黑暗中的甲板上,默默地招着手,与教官和于海静告别。小货轮上,于海静以泪洗面,看着大货轮消失在黑暗中,不禁痛哭失声。

“此去天高地远,再见到他们,或许要几年以后……”李海潮将她抱在怀中安慰,于海静嘤嘤地说。

“他们成熟了,他们已经是最尖锐的国家铁拳,你应该为他们高兴!”李海潮自己眼里也溢满了泪花,嘴上却安慰于海静说。

大船上,队员们都到舱内换衣服去了,只有虞松远一人心潮起伏,伫立在舰桥上。船长是个高个子英格兰人,他恭敬地来到甲板,请虞松远进入舱室休息。这条船是沙特货轮,隶属于国际跨国集团阿巴尔贸易商社下属的远洋船队,船上满载着从中国香港进口的中国农产品、日用品。

大战之后,小队队员们洗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提前吃过早餐,众人便都开始补觉。虞松远走进分配给他的船长室,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一身精神的海员服,便一头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点起一支烟,想开了心事。

我有女儿了!他头脑中一片空白,想起禹山大战后的那个桃色夜晚,想起分别时肖雨婵欲语还体的神情,他全明白了,自己潜意识中的一切原来都是真的……

其实只怪自己,南下前,肖雨婵分明犹豫过,想将真相告诉自己。可自己潜意识里不愿承认这一现实,怕天再一次塌下来,怕再受处分,根本就没有敢接茬。“啪!”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女儿,满脑子都是他的肖雨婵。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泪流满面……

就在这时,走廊内叮叮当当一阵响,船长室的门被推开了,西蓓陪着柱着单拐的“老处女”一起走了进来。

“你哭了……”老处女的问候声传来。

虞松远扭过头一看,只见西蓓趴在门前捂着嘴笑。“老处女”却象主人一样径直走了进来。两个女人做了一个鬼脸,“老处女”伊琳娜笑嘻嘻地将门“咔嚓”一声锁死了。

“真他妈阴魂不散,狗日的,滚出去!我说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虞松远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他气坏了,低声骂道。

在中南半岛的任务已经完成,小队虽然已经脱离危险,可身为队长,此刻他的心早已经飞去南洋,到了与内田老狗算总帐的时候了。同时,爪哇持续排华,他率领两个小队赴南洋,可见高层的决心。

此刻,虞松远并不知道未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待着他们。他更不知道的是,于海静说的那个“重要人物”,就是他的千娇百媚的肖雨婵,已经被徐天一招募,此刻已经成了南洋华裔富商墨珂墨老先生的独生女儿“墨蓝蕊”,独自支撑着墨士庄园这个大企业,正在焦心如焚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嘻嘻,脱口而来,这可是你自己骂自己是狗。航程枯燥,是一个大人物让我来陪你……说说话。对了,面子是什么玩艺?”

“什么大人物?这船上还有谁?”

“保密,天大的人物,一会肯定是天大的惊喜……”

伊琳娜一点未觉得累,她想的完全是另一回事儿。整天和中国人混在一起,这句中国的“国骂”,她已经深了其意。自从“以死相逼”得逞之后,她已经吃定他了,根本不怕他生气。特别是咋天的逃命路上,她已经深信他也爱上了她。于是,她一边回击,一边主人一般坐在大床上,先挪过身来捧着他的大脑袋亲吻了一口,然后替他脱衣。

“让大家看到象什么话……你腿上有伤,还是老实一点……”

“闭嘴。都在睡死觉,不到中午没人会醒,你怕什么?又是讨厌的面子,嘻嘻,都这样了,中国人真是会装,表里不一……只是小腿贯通伤好不好,你不碰它不就完了……”

虞松远的血虽然已经开始往头上涌,心脏“嘣嘣嘣”地跳将起来。他心里哀叹一声,恨恨地暗骂了一声狗日的金丝猫,随她去折腾吧。一顿疲劳感袭来,竟然认命地闭上了眼睛,一下子睡了过去……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