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纷争时代
作者:爱辣吃不辣 更新:2019-09-28

第223章:纷争时代

没有人能想得到,襄阳的援兵会败得这么快,败得这么彻底。一战,仅仅一战,蔡中六千人死伤三四千,除了偷跑的,就是被俘虏。就连蔡中和蒯晨两人都没有逃得了俘虏的待遇,当士兵押着两人出现的时候。

蔡中不停的大吼:“我是蔡中,我是蔡中,我大哥是荆州大将军,你们不能捆我,不能捆我,放了我,我大哥一定重重有赏。”蒯晨却一脸鄙视的望着蔡中,眼神却看向那个打败自己的文聘。

文聘看了一眼两人,没有理会蔡中的大吼大叫,想了想,一挥手:“拖下去,斩。”

“额”蒯晨也愣了,惊讶的看着文聘。他说什么?斩?这---我可是蒯家的人呢,蔡中可是蔡家的人?

蔡中却也是一愣,然后大吼起来:“文聘,你不能杀我,你敢,我大哥---”

“拖下去,斩。”文聘冷冷的,定定的,眼神似乎不带一点感情,就像杀的是两个随意的小将军一样,什么蔡家,蒯家,现在对文聘没有用。

就在此时,伊籍从远处冲过来:“文将军,慢,慢,不可。”

蒯晨一看,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惊愕的蔡中之后,转头对伊籍:“伊籍,原来你真是叛徒。”

伊籍没有理会蒯晨的讽刺,而是急忙走进文聘身边:“将军,陈王下荆州,必定还要治理荆州。此时蔡中兵败,襄阳已经没有斗志了,荆州指日可下,到时候蔡瑁蒯良等人必定也还是为陈王所用,将军斩他二人,日后----”

文聘一抬手,面无表情:“伊大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推下去,斩。”这一次,士兵没有再犹豫,拉起蒯晨和蔡中就往外走。蒯晨惊愕的脸上一会儿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看文聘的眼光也不由不一样起来。只有蔡中挣扎着大叫:“文将军,饶命啊,饶命啊,伊大人,救命啊。”

“文聘你不得好死,伊籍你就是个叛徒。”见自己求饶无效,蔡中不由大吼骂起来。

不一会,两颗人头送上来,伊籍转头脸色难看:“文将军,你----”

文聘叹了一口气:“伊大人,陈王不是刘景升,这荆州不会是蒯蔡的天下,而是陈王的天下。伊大人,实话告诉你吧,我的想法很简单。陈王下荆州,必定不会想看到一个团结的荆州,像刘景升一样被要挟。”

伊籍大惊:“所以,所以你故意杀了蔡中蒯晨两人,表明你的心声。”

文聘笑了笑,没有回答,但是,答案不言而喻。得罪了荆州最大的两个家族,文聘以后除了在陈王庇护下,他没有其他选择,而正是因为这样,陈王刘宠,一定会大力重用文聘。陈王也不是傻子,他明白,文聘,永远当不了蒯良和蔡瑁。这样的人,才是可靠的。君不见刘宠重用许玚,一个道理。

文聘回头看了一眼收拾战场的大军,对伊籍说道:“伊大人,你看,这些,有哪个是陈国人?他们全都是荆州的,但是季常来找我要弃暗投明的时候,我转手就能拉起两千人,半个月到现在,你看看,这八千人,都是本地人。他们为什么愿意这么干?愿意帮着所谓的‘外人’来打荆州的军队,你可想过这是为什么?马氏五常,还有你,伊大人,如果你觉得荆州有前途,你会投靠陈王嘛?”

伊籍没有说话,是啊,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在失望和希望面前,人们当然愿意跟着希望走。

伊籍:“文将军,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文聘擦了擦铠甲上的血迹,那是敌人的血,说道:“这六千完了,襄阳已经没有可能再派六千了,刘磐,我只要死死的控制住刘磐,不让他出城半步。而且,季常虽然去了荆南,这半个月也不见荆南四郡的动静,但是我不能不防。所以,我打算困江陵,只要刘磐出不来,不用半个月,南郡将彻底降服。伊大人,既然你来了,就别走了,虽然陈王那边没有命令下来,但是此时南郡需要你啊,我们一群大老粗的,弄不好。”

伊籍呵呵笑:“当仁不让。”然后伊籍又转头看了一眼襄阳,半个月?哼,蔡中的消息传回去,以襄阳那群人的德行,只怕用不了半个月,就会投降了。别看蔡瑁在荆州霸气十足,其实根本就是一个投降派。

“文将军,我想回一趟襄阳?”

文聘大惊的看着伊籍:“你回去?”文聘惊讶,蔡中和蒯晨都死了,伊籍这个时候回去,估计得被扒皮。

伊籍却点点头:“襄阳的事情,还在蒯良身上,我去说服他,希望他能明白,襄阳投降,是最好的结局。”

文聘:“可是伊大人,要是蒯良不听你的,你必死无疑啊,你可不是庞士元。”

伊籍淡淡一笑:“我明白。”

樊城破,蔡中被灭,襄阳投降。

甘宁骑着战马冲过来,没到跟前就大叫:“主公,主公,襄阳投降了,可是?”

刘宠笑了笑,身边刘敢:“陈王,甘兴霸只怕是因为他的水师没有出征的机会。”果然,就看见甘宁跳下马之后跑到刘宠跟前,先是行礼,然后:“主公,结束了?水军还没有打呢?”

刘宠跟刘敢两人哈哈哈大笑,指着甘宁:“你这货,打什么打?以后都是自家的水军了,要打,也是下江东了。兴霸,我让你给蔡瑁当副将,你莫要有心里想法才好啊。论才华,论水军之能,你不在蔡瑁张允之下,但是,蔡瑁在荆州军中的地位让我不得不如此,希望你能明白。”

甘宁先是一愣,然后眯着眼说道:“主公放心,不用一年,这水师,绝对是主公的水师,而不是他蔡瑁的。”

刘宠一听,哈哈哈大笑,甘宁能明白他的意思,那最好不过了。就跟文聘想的那样,刘宠是不可能允许再出现一次刘景升的悲剧的。

“走,我们去襄阳,哎,我已经好久没见到我的这个族兄了,没想到,要用这样的方式见面。”

刘宠是最不喜欢战争的人,入了襄阳的第一天就宣布荆州免税一年,刘表依旧是荆州牧,但是刘宠自命为大汉辅国将军,镇守南疆。

而江东因为孙权的问题,孙策费了好久好久才真正的统一内部,最后孙权依旧为吴侯,但是,却不可能是吴郡太守。统一江东的孙策立即将目光望向荆州和淮南,最后,还是选中了比较好对付的袁术。这一战,周瑜孙策这对组合威名天下,将袁术打得从徐州偷偷逃到河北。

而与此同时,曹操战胜吕布,吕布果断扼守虎牢关,然后将河南作为喘息之地。

汉帝欲逃出长安,在城门遭到刺杀,身中流箭而死,大汉灭亡。随之刘备在徐州立即称帝,号称汉室正统,可惜,没人鸟他。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刘宠无关,刘宠依旧称陈王,坐拥豫、荆两州,携人口七百万,拥兵十万,休养生息。

又三年,袁绍灭公孙瓒,开始南下,曹操与争斗了三年的刘备立即联合,而击败袁术之后的孙策,也蠢蠢欲动,想要进军中原。

宛城城中大殿,刘宠无奈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是该结束了。”

一场真正的纷乱正式拉开序幕,无数的精彩缤纷呈现。而刘宠,不过是这其中的一幕。

【六十万字,两个人的订阅,四五个包月,加起来不够一双手就能数的完。无奈,无奈,还是无奈,你们说我能怎么办,就这么结束也不是我想要的结局,可是-------现在只能希望《毒火攻心》能好一点了。此外,真心的感谢和说声对不起,这几个一直支持我的朋友,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