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红炎and邪风(二)
作者:轻纱墨舞 更新:2019-09-28

  看着这个‘心直口快’的端木王国年轻的皇帝,邪风邪气的勾起薄唇。

  端木红炎看着这个被江湖人称邪医的百花谷谷主,没由来的打了个冷战,明明是泡在温暖的药浴中,但是却心里发冷,就是身在皇宫的他也知道这个人的性情是多么古怪,虽是被称作为医,但是杀的人远远超过他救的人。何况他救人一向是凭自己心情,就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了。

  “喔?端木王国的小皇帝?”邪风挑眉道。

  端木红炎马上火了,什么叫小皇帝,皇帝就是皇帝,他可是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端木王国国王!

  “喂!虽然是你救了我,但是我可是端木王国的国王!”端木红炎气红了脸。

  “呵呵。”看着这个可爱的少年,邪风嘲笑道:“是,但是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百花谷,不是当今任何一国的地盘,端木王国的国王!”尤其是最后几个字,邪风特意用了揶揄的语气。

  端木红炎发出了磨牙声,他无法否认,就是他现在死在这里恐怕也无人知晓。

  “你到底要怎么样?”现在的端木红炎毕竟年轻,又是第一次离开皇宫,说话的语气也明显带上了颤音。

  “本谷主还没想好,等想好再说。”邪风说完后从身后拿来一只药碗,邪气的开口,“是你自己喝还是要本谷主喂你?”说完还邪恶的舔了舔下唇。

  端木红炎可以想到自己这些天是怎么喝药的,愤怒的咬了咬下唇,从齿间硬挤出几个字,“我自己喝!”

  邪风把药碗递给端木红炎,显然知道在逗下去这个少年就要炸毛了。

  端木红炎喝下墨黑色的药汁,吐吐被苦的有些发木的舌头,却没发现某人那不怀好意的视线。

  在邪风每天一逗的情况下,十天很快过去,端木红炎的伤也好了能有九层。

  就在端木红炎准备偷摸跑路的时候,邪风提出了他的条件。

  “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端木红炎痞痞的翘起二郎腿,一晃一晃的说道。本来自己就不想欠他人情,尤其是救命之恩。想他端木王国的国王有什么办不到的。

  就在端木红炎自信满满的时候邪风语出惊人的说道:“我要你陪我睡一宿。”

  端木红炎待大脑短暂的当机后,终于炸了毛一样的站起身吼道:“你说什么!”

  邪风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要你陪我睡一宿,难道皇上不明白吗?那用不用我在说明白一点?”

  端木红炎虽然没有碰过男子,但是也知道男子和男子之间是可以在一起的,但是他喜欢的是柔软的女人,至少现在是。

  “你!你!你!”端木红炎憋红着脸,硬是没说出第四个字。

  邪风挑挑眉,难道他身为国王竟然没碰过男子,那贵族之间那些龌龊的事,就不信这个人会避免。但是又想到他现在的年龄和性格,也许他现在还没碰触到,那么就让他来教他好了。

  “皇上,难道你要知恩不报?”邪风慢悠悠的品着茶,只是他是内心却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罢了。那气红的脸颊、怒瞪的双目、单纯的性格,邪风现在恨不得马上把他压到身下好好疼爱。

  身为皇族的他,有着良好的教育,不管如何受人恩惠自当相报,可是虽然是救命之恩,但是以身相报还是太扯了!何况这个人要是个女子他还是可以考虑,只是这个人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就在邪风以为端木红炎会再次炸毛拒绝的时候竟然…

  “我答应,但是之后我要马上离开这里。”端木红炎忽然平静下来,淡淡的说道,他离开皇宫已经一个多月了是该回去了,皇兄才过世不久,清寒还需要照顾。

  “好。”邪风还真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就答应,虽然前后的态度变化很反常,但是这并不影响结果。

  “那你先洗洗,晚上我再来。”邪风满意的转身出去。

  就在邪风出去的霎那,端木红炎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想他竟然要去服侍一个男子,虽然厌恶但是他不想再与这个人有一丝的恩怨,但愿过去之后,一切会恢复正常,而自己就当被狗咬了一次。

  可惜事情往往计划没有变化快。

  就在端木红炎希望夜晚永远不要来到的时候,月亮还是如期的挂了起来。如魔音一样的脚步声慢慢临近,端木红炎终于感到害怕了。

  没有敲门,邪风直接走进端木红炎的房间。

  “洗好了?”邪风悠然的找了个椅子随意的坐下。

  “嗯。”端木红炎挺起胸脯,坚定的说道,模样就如要上断头台的好汉。

  “呵呵。”邪风轻笑出声,“那么开始吧。”

  语毕邪风站起身子往端木红炎身边走近。

  端木红炎控制住已经开始有些发抖的身体,就算是面对追杀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紧张过。

  邪风走到端木红炎身边一把将僵硬的端木红炎抱起来走到床边。

  “炎,放松一点。”邪风压在端木红炎身上,一边亲吻他的额头,一边温柔的说道。

  端木红炎在邪风的唇碰触到自己的时候,更加紧张,甚至发现自己的身体都在不住的发抖。

  就在邪风慢慢脱去端木红炎的衣衫,开始抚/摸他身体的后、端木红炎终于害怕一把推开身上的人,开始往床的里侧缩。明明知道根本没用,但是被吓怕的端木红炎只能做着幼稚的举动。

  邪风半敞着衣衫,开始靠近已经缩到死角的某人,慢慢的将他颤抖的身体抱在怀中,就连邪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凭着感觉轻声的哄道:“好了,我不碰你了,睡吧。”

  就这样,邪风纯洁的抱着端木红炎睡了一宿。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进房间,端木红炎赤/裸的趴在邪风的怀中,虽然知道邪风没有和自己发生什么,而且身边的温度甚至让自己有些迷恋,但是端木红炎还是小心的从邪风的怀中出来,可还是惊醒了一向浅眠的邪风。

  “醒了?”邪风带着刚睡醒的慵懒,用鼻腔哼道。

  “嗯。”端木红炎尴尬的说道。

  “呵呵,那就起来吧!”邪风指了指身上的端木红炎。

  端木红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压在邪风身上,想来应该是自己翻上去了吧。跳下地后,端木红炎急忙登上鞋子,穿好衣衫。

  邪风半支着身子看着在地上忙活的某人。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有坐怀不乱的时候,哎,看来这次真是栽了。

  “炎,既然你没有履行承诺,那么就在这里再陪我几天可好。”邪风挑眉说道。

  端木红炎想了想,并没注意到邪风的称呼,点头同意下来。

  就这样邪风和端木红炎两人都没有想到,就在这几天里,两人竟然相爱了,更加没有想到,邪风会钟情于端木红炎一人,而端木红炎也远离了后宫三千佳丽,两人更是相扶一生。

  只记得某天夜里邪风抱着端木红炎问他,怎么会爱上他这个男子,那时端木红炎微笑的环上邪风,看着满天的星斗温柔却坚定的说道:“男子又如何,你就是你,因为你是邪风,我独一无二的风,所以我会爱上你,只有你。”

  说完两人又是情动,直接导致端木红炎第二天下不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