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番(二二)
作者:人海中 更新:2019-09-28

军军的嘴,再一次扁起来了。

话说,今天,他的角色应该是非常够劲,非常惊悚,出场就能压倒一片,引来无数尖叫的——野兽大人。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所有的目光,都牢牢盯着穿着朴素布裙子的茉莉贝尔,他大吼一声跳出来的结果,居然是遭到白眼—— 因为他把那位正陶醉在自己歌声里的茉莉小姐吓到了,而且很不幸地,跳出来的时候,他还不小心地踩到了她引以为傲的白色裙角蕾丝边。。。。。。。

幼儿园新年舞台剧隆重出演,舞台下黑压压一片,坐满了来为自己宝贝加油喝采的爸爸妈妈,这时候人群里突然有一个修长的男人站起来,对着身边邻座低声“不好意思”,抬腿就要往外走。

“肖,你坐下。”非常低的声音。

“茉莉哭了。”把手里的摄像机松开交给她,他方向舞台,目标明确。

“我看到了。”一点点没好气的声音,她又不是瞎子,“没关系,老师会处理,你不要上去添乱。”

果然,朱老师已经站到舞台前小声发话,“王文军!你出来早了,快回去!茉莉,别哭了,爸爸妈妈都在看哦。”

“我的裙子——”雪白的小手,紧紧攥住有点裂开的裙角边边,呜呜,本来要演白雪公主的,肖爸爸给她准备了漂亮得要命的公主裙,可后来改成美女与野兽——贝尔不穿公主装,她已经难过很久了,现在妈妈为了安慰她,特地给缝上的漂亮蕾丝边也给踩坏了,她,她实在太伤心了。

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哭泣了。全场愤怒,垂头丧气正要返回后台的军军,背后好寒——

“茉莉,”台前又有声音,抬头起来,看到肖爸爸笑眯眯的脸,“不要哭了,裙子坏了就坏了,我们换一件。”

“啊?”老师和台下所有人,同时呆望他。

某个习惯了独断专行的男人,抱着还在揉眼睛的茉莉贝尔就走开了,留下空荡荡的舞台,和底下所有呆愣的观众。

新年舞台剧,冬天,现场果然很冷——

过了一会,穿着大摆蓬蓬公主装,兴奋得满脸通红的茉莉贝尔被抱回来,立在舞台上笑成一朵花。

哦—— 很好看,可是,这还是贝尔吗?邻座疑惑的眼神看过来,实在不好意思,捂着脸,留白坐在观众席正中假装自己不存在。

舞台前,肖退后一步,满意点头,然后开始鼓掌。大家回过神来,盲目地跟着拍手,幼儿园的新年舞台剧,由热到冷,又由冷到热,真是热闹非凡啊——

回到家里,一路兴奋的茉莉抓着摄像机就直扑弟弟房间,趴在他床上边放给他看边碎碎念,“漂亮吧?哈哈,这个是姐姐哦,好像公主吧?”

六个月大的小男孩正俯趴着,努力爬动,对着那些画面咿咿呜呜,口水流下来了。胖胖的阿姨在旁边拍手,“小姐真的好漂亮啊——”

走过去抱起儿子,帮他擦口水,留白看了站在门口的肖一眼。

“茉莉开心嘛。”明白她的意思,他耸肩。

确定两个孩子都睡了,从小房间里退出来,留白转身回卧室。刚回头,就撞进肖的怀里,被他一把抱住,低笑声,“留白,好难得,你居然投怀送抱。”

白眼一个。

“好了,我知道你生我气,对不起。”搂着她回卧室,苦追这个女人这么多年,对她的脾气清清楚楚,晚上吃饭的时候她就对着两个小的笑眯眯,一个正眼都没给他,对他火大了这次。

卧室里很暖,但是刚躺下去,床单还是一点点凉,身子被他搂得紧,挣扎了一下,挣不脱,她放弃,“那条裙子是怎么回事?”

“茉莉喜欢嘛,出门前还在念,我顺手放到车上的。”本来想等茉莉表演完让她穿上在舞台上过过瘾,没想到真的派到大用处,他有点小得意。

唉,这个男人。

“出了状况,应该让她自己解决,你这样会宠坏她。”开始讲道理。

“那条裙子破了。”

“一点而已,老师会处理,你这样其他小朋友会觉得她很特殊。”

“我们家的小公主,当然是特别的。”答得理所当然。

再好的脾气也怒了,留白不再说话,扭头用力躺下,睡觉。

床头灯被他一手按熄,黑暗里床单摩擦的声音,背后温暖,身体被环过去,习惯了的姿势。

不说话,安静了一会,肩膀上有亲吻落下来,脸颊磨蹭的动作。

有点痒,有点想笑,不行,不能让这个男人得逞,憋住。

磨蹭变成轻咬,腰里的手越收越紧,渐渐移下去,最敏感的地方熟悉他的撩拨,身体背叛自己,诚实地做出反应,她吸气,腰身折拗,柔软地团起来。

喘息声,没人说话,他翻身上来,打开她紧闭的双腿,修长的身子嵌进来,一点点强硬,更多的温柔。

“留白,”耳朵被他含住,还是轻轻地咬,喘息声里,又唤她,“留白。”

“嗯——”被欢愉折磨得声音颤抖,她咬牙回答他。

身下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天堂。肌肤紧贴,身上的汗水和她的合到一起,他低着头,牢牢地盯着她看,一秒也不眨眼。

她雪白的身体,孕育过他的孩子后,略略丰满了一些,更让他疯狂,据说人的福祉是有限的,享受太过便会遭到报应,那又怎么样?就算违背天意,他就是要得到她,留住她,再也不放开。

每次都被他折腾到身子发软,懒懒埋头在枕里,听到他低低的笑声,然后是柔软毛巾细心的擦拭。一切妥当之后,身体被翻转过来,唇角很轻的吻。

“别生气了,原谅我。”耳边低声。

“下次不要。”刚刚还在尽情欢愉,想到他也是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参加茉莉的“重要演出”,心里柔软下来,她闭着眼睛,微微一笑。

“好。”爽快的回答,下次再说。

太倦了,翻过身,她安静下来。背后温暖,他的手很自然地绕过来,环抱着,下巴搁在她的后颈上,最熟悉的姿势,再习惯自然不过,好像可以一直持续到天长地久去。

身后低而轻的呼吸很快变得均匀。第一次婚姻的最后,她和默然,两个人背对彼此,仿佛隔着辽阔无边的汪洋,再窄小的床都变成遥远海峡;再后来,激烈狂热的爱,爱得绝望,楚承年轻的身体,臂膀用力,总好像要把她嵌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对面环抱,还嫌不够亲密;现在,她放心地每晚背对这个男人,他爱她,患得患失地爱着,所以,死也不放手。黑暗里,她的嘴角突然弯起来,肖,有一个秘密,我选择永远也不告诉你,这样的话,你就会永远地在我的背后,小心环抱,再没有离开的可能。

谢谢,我爱你。

————————新年特别礼的分界线————————————

这是新年特别奉献给大家的番外番,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飞吻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