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作者:小泥巴 更新:2019-09-28

上章最后一句改为:

意外来临——

天亮后,和尚们又来念经,皓祥在一旁候着,等待人员集齐就可以往祖陵出发了。哪知姗姗来迟的老王爷后面居然带着几个人,引着他们施施然的进了灵堂。

皓祥有些意外,昨晚他还想着今天早上戏该演完了,哪知老王爷竟又引来了一堆他不认识的人。话说这些人看着很眼生,既非老王爷的亲朋好友,也非翩翩的熟人,他想着昨天该来的也差不多来过了,谁偏挑这种时候来?仔细往人群里定睛一看,有些讶异的发现人群最后面一个颇为眼熟的女子,正是他们去回疆时在郊外遇到的那个何府小姐。

皓祥不解的看着他们,想破脑袋也不知他们此行是何目的,又看看老王爷,引他们进来后竟站在一旁,朝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皓祥迷惑不解,不知现在演的又是哪一出。

后面几个人也侧身,何玉秀出列,莲步轻移,翩然踏至皓祥身边,一脸哀伤的对着翩翩的头像跪下,跪行几步,哭道,“婆婆,玉秀来看你了。”!!!

头顶闪天雷,皓祥伸小指挖挖耳朵,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不敢置信的睁眼看着跪在堂下的人。

婆婆?

这位小姐叫的是翩翩么?他的娘喂,什么时候她变成别人的婆婆了也不告诉他一声?这堂下跪着的人不是才跟她只有一面之缘么,要叫也该叫侧福晋或者套近乎称伯母吧?什么婆婆,她是汉人吧,该知道婆婆不是乱叫的吧?

何玉秀身后的两人也上前躬身拜礼,何父道,“亲家母,没想到还未来得及见你一面你就走了,小女都不能伺候你两天,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啊。希望你在天有灵,保佑这两个孩子平平安安,美美满满。”

亲家母??

晴天霹雳啊。该死的,什么时候他们和何府成亲家了?皓祥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这些人,这些莫名其妙跑出来认亲的人,他有点呼吸不过来,叫了一声,“阿玛!”

老王爷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谅小儿丧母悲伤的当头未及向他提起过这门亲事,早上何大学士带着一双儿女上门说想来送翩翩一程他才恍然忆起自己行事糊涂,竟忘了要跟皓祥说一声。

此时他有些感慨,“皓祥啊,阿玛忘了跟你说,两个月前你已经跟何府的何小姐定亲了。”

“定亲?”乘他不在时连他的亲事都直接做主了?皓祥有些震惊,他知道如果可能,老王爷一定会拿他的婚事当政治筹码,只是他一直没动作,自己也就没去关心了。哪知他才去了趟回疆,回来亲事就被定了。

老王爷点点头。

徐文海心里有一把火熊熊燃烧起来,被他理智的压制着,老王爷毕竟是皓祥的生父,这点面子他还是给的,不会当场撕他脸面。他暗自深吸了口气,努力平息自己内心里的惊涛骇浪,努力平静下来说,“我准备为母亲守孝三年,请阿玛还有何大人撤了这门亲事吧,不要耽搁了何小姐的青春。”

“这……”何父有些犹豫,皓祥说的话很有理,如果他真准备为他母亲守孝三年的话,到时他女儿都二十一岁了。看这个年轻人隐忍的样子,似乎对这门亲不大认同,当时大家都没征求过他的意见,他本以为玉秀早摸清底细,他对玉秀印象也不错了,看来可能是自己女儿冒然了点。

“不,王爷,父亲,玉秀能等。皓祥,我等你三年。”玉秀一听他说要撤了这门亲,也顾不得跪在灵堂前感伤了,转过头来认真的说道,一脸的坚定。

徐文海一听她开口说话,忍不住太阳穴突突突的跳,这个何大小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他们最多也只有一面之缘,两个人根本未曾互道姓名交谈过,不曾相互了解过,怎么一上来就开口亲热的叫他皓祥?还要等他三年??她疯了吧???

“何小姐,你这是何必呢。你我只有一面之缘,我在外面名声也不好,虽未至声名狼藉的地步,也好不到哪去。你该知道我不仅学业无成,还身无长技,年逾二十还未封任何爵位,稍微有点脑子,你就该知道跟着我你只有吃苦头的份,没有幸福可言。”

“不,我相信你能给我幸福,也只有你能给,我……我对你一见钟情。”说完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疯子!!!

“你信我?可惜我不相信自己,我给不了你幸福。你还是另觅良缘吧,别误了自己的青春。”

老王爷见自己儿子口气这么僵硬,急忙站出来打圆场,“皓祥,对何小姐说话温柔点,她一个女孩子家的,又对你这么痴情,你怎么忍心拒绝她?我想好了,你们这门亲在翩翩去世前就已经定下了,明年你们就可以成亲了。”

温柔点?他没发火已经很给面子了。痴情?两个人萍水相逢只是照过一面又不曾深入了解,何来痴情一说?脑子进水了吧!敬他是王爷又是父亲,皓祥忍着不发作,耐着心劝解道,“何小姐,当时我并不在场,现在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了,我希望你能想开点,不要把你我的路都给堵死,以后后悔就晚了。”

“我不会后悔的!”何玉秀还是一脸的坚定。

皓祥气极!心道:再这么纠缠不清下去,你不后悔我也会让你后悔的!

“年轻人,我知道你可能对这件事有些不满,我和王爷可能也过于果断了,竟没先问问你的意见,不过今天是你母亲安葬的日子,我们先不讨论这件事,等你母亲入土为安了,我们再好好谈谈,老夫是个明白人,不会强求的。”何大人见场面有点失控,急忙提醒道。

皓祥见他这个做父亲的不急不躁,也没有生气的样子,也不好对他发火,只得作揖道,“何大人说的是,那等皓祥料理完母亲的事就登门请罪。”

“嗯,何府的大门为你开着,随时欢迎你来,你和小女的亲事我希望你们两个年轻人自己解决,不管成与否,老夫都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皓祥听他这么一说,点点头,怒气总算平息了下去,看来不是个思想僵硬的老古董,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此甚好。

老王爷却不这么认为,他大手一挥,“不,何大人这么说就不对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做父母的帮他们定下来的亲事,哪有让小辈们说毁就毁的。”

“王爷别急,这事的确是玉秀的主意,承蒙您不嫌弃肯认这门亲,后面的事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玉秀站起来向王爷行了个礼恭敬的说道。

“唉,皓祥,我说你也太没用了,从小就什么都不如你哥哥,只知道吃喝玩乐不知上进,也没哪家的格格愿意委身嫁给你,好不容易何大人这么有名望身家这么清白的愿意把女儿嫁给你,你还这么不争气,你这是想要气死我吗?”老王爷恨铁不成钢啊。

“就像阿玛所说的,是皓祥没出息,何小姐这么好的家世,定能有段好姻缘才对,我可不能就这样毁了人家。”

“你!……”老王爷快气炸了肺,指着他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门好的亲事,他有什么好反对的?要知道当朝想跟何府结亲的权贵多的是。

“王爷息怒,小女也说这件事他们自己解决了,就让年轻人自己看着办吧。”

“何大人,是小儿太不像话了。”

“哪里,我看他为人挺正派,又孝顺,下官欣赏得很,还请王爷不要把他逼急了。”

“哼,看在何大人的面子上,今天先不说你了。”

皓祥面上祥和,内心里却叹口气,他总是想着不要在人前撕了他作为父亲的脸面,这个父亲却总喜欢在人前呵斥他,虽然他不在意,甚至希望他现在最好能把自己的形象说得更低劣些,但总觉得他有点太过偏心。为什么一遇到皓祯的事他就能骄傲自豪得如孔雀,一轮到他,他就成了什么都不是只会坏他好事的儿子呢?嗯,虽然事实好像也就是这样子,但他的心也真的是大小分得太清了。

好吧,毕竟一个是朝夕和睦相处了二十年的儿子,一个是不成器的庶子、废材,有此差别待遇也是正常,在新中国这种偏宠的事也时常发生,父母让一个孩子生活在另一个孩子的阴影下还不引起他们重视的例子数不胜数,在这个重嫡庶的封建社会也就不足为怪了,被忽视被训斥的人多的是,他那帮狐朋狗友里就有好几个。

那群和尚不受影响的念完经,慢慢的退出去了,留下一个人等吉时,见此时没人说话急忙说了一句,“王爷,吉时将到。”

老王爷点了点头,跟何大人低声谈了几句,让他们先回去了。然后跟皓祥一起在灵堂里走完了礼,等福晋和皓祯、兰馨也进来后默默的在仪葬队的带领下,朝祖陵之地去了。

翩翩的葬礼,就这样落幕了。

而将在硕亲王府里拉开序幕的,则是一连串让老王爷上不接下的极其碎心的事故……

——※—※——本——※—※—※———章———※—※—※——完——※—※——

可怜的老王爷啊,接下去您可千万要顶住老身躯,别翘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