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倾城中了魅药!(三)
作者:繁华落碧 更新:2019-09-28

倾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着倾城说道:

“对了,妹妹,听说你之前和6玥将军是认识的,不如去给6将军敬一杯,以尽地主之宜啊。(.)”

---------------繁华落碧------------------

“这……”

孔倾城犹豫了一下,她不会喝酒,而且衣裳上的香味让她很不舒服。

“倾城,去吧,可不能让别人说我们北敛国怠慢了客人。”

轩辕凌也附合道,看向倾城的眼光多了一分浓浓的渴求,他突然很想看看倾城要是也中了魅药会是怎样的风姿卓绝。

陂“是。”

看着轩辕凌这副嘴脸,倾城一刻都不想在他旁边呆下去,哪怕中间隔了倾国,她也深身的不舒服。

仿佛几百年没有洗澡,全身的毛孔都被闭合了,不能呼吸,而且又粘又腻。

倾城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慌忙跑下上殿,来到妖月面前。

“小楼,你今天真美!”

妖月迷离的看着倾城,眼底的渴求如火似热。倾城一不小心对上妖月那妖媚的眼神,不由得忙低下头。

心里暗骂道,妖孽果真是妖孽,连笑起来杀伤力都这么大,这笑容不知道要秒杀多少无知少女,幸好自己已经有了墨。

“谢谢夸奖。”

倾城一边将花酿倒进妖月的酒杯里,一边毫不客气地接受着他的赞赏。

“小楼,你倒是挺接受我这赞扬,你还真是与众不同。”

妖月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的声音赞赏着,眼光流连在倾城葱白的手指上。

倾国坐在上面满意的看着自己精心安排的一切,也不去理会轩辕凌那愤恨的眼神。

“你这赞扬,我还是值得拥有的。”

倾城冷冷的说道,就势在妖月的身旁坐了下来。

这样的角度刚好挡住了轩辕凌投射过来的目光。

“想不到你竟然是宰相的千金,北敛国的王妃?小楼,你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

闻着倾城身上的芳香,妖月没有半点犹豫的开口喝下她递过来的酒。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什么时候成了6将军不也没有告诉我吗?”

城也不示弱的反问道:“你不用告诉我,我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

“你身上的香味怎么这么奇怪?”

妖月听到这句话,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只好转移了话题,提到倾城身上的香味。

“你也这么觉得?”

倾城惊奇的抬头看着妖月,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有这种感觉。

“一种从未闻过的香味,我自己是制毒的,对气味很敏感。不过你这香味对身体应该没什么危害,可能就是一种普遍的香料吧,毕竟皇家的东西,很稀奇的都有。”

妖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倾城这才慢慢放下心中的疑惑。

妖月喝了一口酒,吧唧了一下嘴巴,赞叹道:

“不得不说,这酒真是天酿啊,飘香四溢,醇厚甜美。这味道……”

妖月顿了一下,惊奇的说道:“这酒的味道和你身上的香味好像啊!”

“是吗?”

)。

倾城也替自己倒了一杯,轻抿了一小口,这才说道:“确实如此,这……”

倾城疑惑的看着妖月,但是妖月只是狡黠的笑道:

“美酒配佳人,轩辕凌还真是大方。”

哼,倾城狠狠的瞪了妖月一眼,便不再理会他。

妖月优雅的喝着酒,斜着眼睛看着上座的轩辕凌,眼底闪过一丝哂笑。

他是使毒的高手,这点小技俩在他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但是他度不会拆穿轩辕凌的计谋,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得到倾城。

至于这毒……

妖月轻轻抚着酒杯,大拇指似是无意的在酒水里点了一下,一些药粉便洒在了酒水里。

想了想,还是没有将解药给倾城,他说过,总有一天他会得到她的,以任何手段!

这时,悠扬的琴音传出,一群舞姬迈着优雅的舞步从帷幔后面款款走来,步履轻盈,水袖飞扬,轻歌曼舞,宛如落入凡间的仙子。

“6使者,我们北敛国的舞姬曾被人比做飞天仙子,可不要错过了哦。”

轩辕凌一边由倾国给他倒着酒,一边对着妖月说道,只是视线却透过妖月投向倾城。

~~~~~~~~~~~~~~~~~~~~~~

一曲终了,舞姬们从帷幔后面退了出去,倾城大口的吸着气,鼻子被多种气息充斥着。

有自己身上的花香,衣裳的香味,酒的香味,还有舞姬们身上的香味,竟然和她泡澡的花瓣的香味是一样了。

其实酒的香味是倾国给妖月准备的,她担心倾城因为有孕而不肯喝酒,才吩咐紫儿绿儿将花瓣泡进她的洗澡水里,舞姬们身上的香味正是花瓣的香味。

倾城她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忍,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冰凉的酒水顺着喉咙一直凉到了心坎里,这才缓解了心里的那份火热,只是这样还是治标不治本。

倾城只好一杯一杯的喝着酒,脸上分不清是酒水引起的潮红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倾城,别喝这么多,你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去好吗?”

妖月知道倾城药效作了,忙从倾城的手上抢过酒杯。

“让我喝!”

倾城无力的去抢妖月手中的酒杯,却使不上力气,只得瘫软在妖月的怀里。

妖月闻着倾城身上的芳香,不由得心猿意马,右手放在倾城的腰上舍不得移开。

忽然妖月右手一僵,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不由得暗骂了一句:

轩辕凌这个混蛋!为了自己的权势,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竟然给一个孕妇下这么烈的魅药!

“倾城,别喝了,你忘了,你有身孕啊,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别喝了好吗?!”

妖月将倾城的手放在她自己的小腹处,让她感受腹中生命的跳动。

“孩子~”

倾城这才安静了下来,喃喃自语道:“妖月,我好热,好难受。”

上座的轩辕凌看到倾城这个样子不禁疑惑的质问着倾国:

“倾城怎么是这个样子,难道她也中了魅药?!”

“皇上,臣妾哪敢啊?!”

倾国一脸委屈的说道:“倾城是我的亲妹妹,又是您的宝贝疙瘩,就是借臣妾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动她啊!”

倾国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了一下,马上想到了推脱的理由:

“我估计是赌物思人吧,妹妹一定是想起了上回参加宫宴时是王爷带她一起来的,所以难免会伤怀,喝多了酒是这个样子的。”

妖月用余光看到轩辕凌和倾国在窃窃私语,明白自己也应该装一下,证明自己也中了毒。

于是妖月也学着倾城的样子,紧捂着脑袋,用手撑着桌子。

“皇上,6某不胜酒力,先回去休息了,谢谢皇上的款待。”

便和倾城一起在随从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皇上别担心,紫儿和绿儿就在门口等着倾城,不会有事的!”

倾国冷冷的看着轩辕凌一脸关切,恨不得也跟出去的样子,这才慢慢的说道。

藏在衣袖下面的拳头紧握着,关节青白,出轻微的咯吱的响声。

“大家继续!”

轩辕凌压抑着心中的担忧,对着下面的臣子们说着,眼睛却不住的望向门口方向。

倾国也不多说什么,对于轩辕凌,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反正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还不如找一个心里真正有自己的人,所以倾国甚至恨不得轩辕墨早点抢了他的皇位!,

“咳咳~”

轩辕凌不由得咳了一声,倾国担忧的看着他洁白的手帕上晕染开来的鲜血,就像是雪地里的腊梅。

瑰丽刺目,这一抹绯红与洁白的帛帕形成强烈的对比。

倾国眼底的担忧巧妙的隐藏了那抹得意的奸笑,蓝卫最近给他的药的份量足足多了两倍,也许没几天轩辕凌就会一命呜呼了吧。

~~~~~~~~~~~~~~~~~~~~~~

【方夼殿】

妖月一路几乎是抗着倾城回到的房间,一脚踢开正院的大门,旁边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妖月警惕的瞄了一眼,随即吩咐随从:

“在这里守好,别让任何人进来!”

“是!”

随从们恭敬的回答道,妖月这才抱着倾城进了房门,轻轻的放在床上。

“好热啊~”

几乎已经失去意识的倾城只在本能的扯着身上繁复的衣物,胸前的衣物已经扯到了胸前,露出如雪的肌肤,消瘦的锁骨,还有大半傲然挺立的酥.胸。

妖月不禁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这才俯身在倾城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小楼,兜兜转转,你还是身中魅药的来到了我的床上。”

声音因夹杂着浓烈的晴浴而变得沙哑。

“啊~”

倾城难耐的轻吟了一声,在妖月的耳里,是最大的盅惑,更像是无声的邀请。

轻轻滑过倾城的脸颊,感受到脸上的凉意,倾城不由得往这冰凉处靠近了些,伸手抓住妖月的手,任他的手抚过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嘴里呢喃着:

“墨,不要离开我!”

感觉到大手正欲离开自己,倾城不知哪来的力气紧紧的抓住它,眼角滑过一行清泪:

“不要离开我,不要!”

)。

“你可知道我是谁?!”

妖月冷冷的说道,她竟然把自己错认成了那个已经死去的轩辕墨!

“墨,你怎么还不来找我,我快撑不下去了。”

倾城并没有感受到九月的怒气,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泪水滑过妖月的手掌心,轻微的温度却让妖月觉得灼烧难受。

平时小楼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几时见过她这么无助绝望的样子?

看着倾城布满泪水的脸,妖月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痛了,竟然会有种心痛难忍的感觉。

“小楼,如果我要了你,你会不会恨我?”

妖月犹豫着要不要去解开倾城的衣裳,可是已经完全被药效控制了的倾城却依旧不安的扯着身上的衣物:

“好热,好难受!”

倾城紧闭着眼睛,全身泛起一阵诱人的红,妖月那勉强被解药压下去的毒也不由得冒了出来。

“小楼。”

妖月便索性任由自己身体里的魅毒漫延开来,轻轻褪去倾城的外衣,只留下一件单薄的里衣。

“小楼,我尽量轻点,不会伤到孩子的。”

妖月还没说完,倾城的嘴唇就覆了上来:“墨。”

倾城含糊不清的叫了一个字,余音便被妖月睹住了,妖月苦笑了一下,自己竟然只能做轩辕墨的替身,那个消灭了自己的白月教,害得自己只能逃到浩夜国去的人。

他有什么好?

想起浩城之战,他也觉得奇怪,以轩辕墨灭了白月教的手段,为何会在浩城一战中一败涂地?

妖月轻轻含住倾城的嘴唇,没想到她的味道会是这么的甜美与芬芳。

妖月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欲探入倾城的嘴里品尝她的清甜。

却没想到,倾城猛地睁开眼睛,重重的将他推了开来,大声骂道:

“你不是轩辕墨!”

并拾起手边的玉枕向妖月砸了过去。

妖月没有想到已经中毒这么深了的倾城竟然还能认出自己不是轩辕墨,更是没有想到倾城会这么大力气的推开自己,额角重重的撞到了床沿上。

还没有反应过来,更是被迎面而来的玉枕砸到额头,

只听“咚!”的一声,妖月眼前冒出无数的火花,额头受到重重的一击。

伸手一摸,殷红的鲜血汩汩地从额头上冒了出来,闻着浓郁的血腥味,妖月也被彻底的击怒了!

但是看到倾城一脸泪水的样子,又不禁心软了下来,好言劝道:

“我是墨啊,你看清楚。”

“滚开!”

倾城厉声的说道:“你不是他,他不会叫我小楼,你身上的味道也不是他的,他身上是雪凝丸的味道,你身上的味道难闻死了!你不是他!滚!”

倾城歇斯底里的吼道,胸脯随着刚才的激动而剧烈的起伏着,妖月眼底冒出熊熊浴火。

“你知不知道,如果不解毒你会死的!我都不介意被你当成轩辕墨,你还敢打伤我?!以前被你刺伤砍伤我都认了,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了,你还敢弄伤我?!”

说着妖月不顾倾城的奋力反抗,一把撕开她的裤子,露出皙白修长的大腿。

“你放开我!”

倾城无力的挥着拳头,可是身体的反应却另她羞涩,一方面自己完全没有了力气,另一方面药效的控制下,她竟然会有渴求!

“小楼,你必须解毒,而且,我要你!”

妖月紧紧的抓住倾城乱挥动的手,压在她的身上,只是弓着身子,尽量不要碰到她的肚子。

“我……不要!”

倾城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出让人羞耻的声音,心里默念着“墨”,来抵挡那汹涌来临的晴浴。

“小楼,不要拒绝我,你看你的身体可比你要喜欢我一些!”

妖月的双手在倾城身上游荡着,所到之处都点燃了倾城身上浴.望之火。

“你这个变态,我要杀了你!”

倾城拼命不去理睬身体的变化,只得愤怒的骂着。

“你要恨就恨轩辕凌,是他给你下的药,我说过,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妖月也狠狠的说道,紧接着手一用力,倾城单薄的里衣就被撕了下来。

------------繁华落碧---------

大家别急啊,妖月不会得逞滴,轩辕凌也快挂鸟~~

对不起大家,这么晚才更,今天考试,所以现在才更,而且今天朋友们都回老家了,这下是真的毕业各奔东西了,唉,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以后见面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即将结局了,币币搞了个投票,大家想看谁的番外就投谁一票哈~(正文字数已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