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应酬
作者:零青城 更新:2019-09-28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夏云白天陪着蒋佩兰小安妮到处闲逛,晚上跟蒋佩兰一起,在床上抱着小安妮给她讲黑猫警长在那美克星跟舒克贝塔大战葫芦娃的故事哄她入睡,就跟正常出来度假的一家三口没两样……除了安妮的金发碧眼怎么看都不像是夏云跟蒋佩兰亲生的这一点之外。

蒋佩兰亲戚造访,那天中午自己的动作又貌似粗鲁了一点,让蒋佩兰干呕了老半天,夏云也就熄了跟蒋佩兰亲热的念头,也没让蒋佩兰用其他方式帮他解决,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抱着她低声私语直到双双睡去。

他现在已经过了只顾下半身思考的阶段,更注重彼此心灵的契合,哪怕是已经很久没有跟蒋佩兰真正亲热过了,也不想太过勉强蒋佩兰。

对于夏云的体贴蒋佩兰看在眼里,笑容也甜美了许多,甚至还会偶尔孩子气的跟夏云撒娇,就像安妮一样,让夏云的心都酥了几分。

两天之后,在鼎龙大酒店,南洋集团召开了盛大的年终晚会暨庆功宴,集团总部员工以及各地分校的相关中高层管理人员近三百多人,齐聚一堂参加了这个庆功宴。

除了这些集团内部员工,南洋集团还邀请了泉城市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教育局长以及闽省教育厅的相关领导出席了晚宴。

夏云以南洋集团董事长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了泉城官方的视线当中,虽然落在大家眼里只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可上至市委书记下至教育局长,都不敢轻视怠慢。

一则前段时间有关夏云、南洋集团的大新闻还没有完全褪去,二则闽省数得着的大佬、天地集团的郑鼎对他推崇备至,话里话外将夏云视作平等的身份,今天晚上也特意亲自到场作陪……在泉城民间能被郑鼎如此看重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不是身家雄厚的豪商巨贾,就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大佬!

三则……夏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手握价值近十几亿的慈善基金决策权,夏云在晚宴上,在他们面前亲口承诺了,明年的慈善基金,将会有至少两千万的资金,以助学金跟奖学金的方式,投入泉城的几所高校。

不过最重要的是。泉城官场暗地里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这个南洋集团的新任老板,背景来历相当深厚,跟京城几大家族都有点渊源,尤其是排名第一的老李家,听说老李家这一代的核心人物,前任苏省省长与现任浙省省长李伯闻李仲达两兄弟,都对这个年轻人青睐有加,才让他在苏浙两省。混的风生水起!

不仅小道消息传的有鼻子有眼,从上面传来的消息,也基本可以确定夏云就是李家白手套一类的身份,这样一个人。甚至比那些正儿八经却游手好闲的太子爷还更不能得罪,泉城的大小领导自然也不敢随意怠慢。

没见鼎鼎大名的郑鼎都把夏云捧的这么高吗?

一场庆功宴开的虽然不像天地集团那样夸张,却也是花团锦簇,其乐融融!

……

第二天早上。蒋佩兰安妮一行人离开泉城乘飞机前往吴申城,她在那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而夏云则是送她们上飞机之后。直接在机场乘飞机回了越宁。

再不回家过年,老妈只怕真要发飙了!

飞机在越宁机场降落,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夏云取回行李走出候机厅,正打算手机开机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了人群中一身白色羽绒服、卡其色针织绒帽的萧玲玲,正朝自己用力挥手。

“夏云,这里!”

夏云微微一笑,走到萧玲玲面前,放下行李轻轻的搂了她一下,“都跟你说了不用特意来接我了……等了很久了吧?”

大庭广众之下被夏云这么抱了一下,萧玲玲还是有些害羞,心虚的四处看了下,见没什么人特别注意这边,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扯着夏云的胳膊往外走。

“也就半个小时而已……谁说我是特意来接你的?你少臭美了,早上我是来送彤彤的,接你只是顺道而已!”

夏云嘿嘿一笑,没有揭穿萧玲玲的嘴硬,不过彤彤跟顾姨小龙她们那班前往京城的飞机,九点半就已经起飞,双方失诸交臂,倒是让他有些淡淡的遗憾,下次再见面,估计要年后了。

这二十几年来,每个除夕跟大年,顾姨跟彤彤她们都是和自己家一起过的,彤彤那丫头更是好多次赖在自己房里不肯走,今年突然离开去京城过年,夏云颇有点失落跟不适应。

自己那辆路虎就停在机场大道边上,夏云跟萧玲玲两人上了车,发动车子,一路说说笑笑的往黎城驶去。

回到黎城老街的家里,已是中午十一点多,老爸老妈老姐跟小猪猪都等在家里,见夏云跟萧玲玲回来,又是一阵不大不小的热闹,老妈早早就做好饭菜等着,见时间差不多了,张罗着让大家坐下来吃午饭。

经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相处,相较于以前动不动脸红害羞不敢说话的模样,萧玲玲长进了许多,夏母让她留下来吃午饭,她也是毫不推辞的笑着点头应了,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夏云的身边,有说有笑的颇有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架势。

不过等吃完饭,夏云提议到楼上休息一下的时候,在夏母跟夏雨意味深长的注视下,萧老师终于有些招架不住,脸色通红的狠狠白了夏云一眼,忙不迭的落荒而逃。

夏云无语的耸了耸肩,白了一脸八卦的老姐夏雨跟老妈一眼,起身往楼上走去。

天地良心,自己真的只是单纯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而已!

……

中午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四点多,要不是被电话吵醒,夏云估计自己还能一直睡下去。

电话是赵洪武打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洪亮。

“夏云,听说你中午回来了?”

对于赵洪武的消息灵通。夏云已经见怪不怪了,抓着手机懒懒的翻了个身,“有什么事吗,我知道赵哥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你还认不认咱们这帮兄弟了?”

赵洪武哈哈一笑,“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话谁都可以说,唯独你没这个资格,谁不知道你夏老板现在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事绝对不会出现在兄弟们面前,想找你喝个酒,估计都得提前一个月预约才行……”

“是是是。赵哥我错了,我对不起党国对不起同志!”

夏云老老实实的认错,自己这段时间到处瞎跑,每次回越宁也是来去匆匆,跟这帮兄弟是挺久没正儿八经的在一起吹牛打屁了,虽然不至于说变得生分疏远,可自己也确实显得有些不合群了。

“滚,谁跟你是同志了!”

赵洪武笑骂一声,又嘻哈了一阵。这才说起正事,“夏云,说起来你也是咱们洪武房开的股东,安保公司也有你的一份。明天晚上,两个公司一起吃年夜饭,你来不来?”

夏云踌躇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年夜饭我就不去了,反正公司什么股东不股东的,咱们都清楚怎么回事。你也知道我最近在越宁的是非比较多,低调点对大家都好……还不如另外找个时间,咱们兄弟几个私下好好的喝一杯!”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赵洪武也不意外,笑了笑又问道,“那夏老板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好安排配合一下。”

“赵哥,你再这么寒碜我,我可真没脸见人了……”

夏云举手投降,“我现在是闲人一个,任何时候,随叫随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择日不如撞日,那干脆就今天晚上吧,回头给你电话!”

赵洪武哈哈一笑,挂掉了电话。

……

放下手机,夏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将近五点钟了,想了想干脆起身穿衣服,打算直接去越宁得了,早点到那里等着,省得那帮家伙又拿话来挤兑自己。

穿好衣服下了楼,老妈正在二楼厨房里忙碌着,抬头见夏云从楼上下来,喊了一句,“阿云,去哪儿呢?”

“去越宁,找舫哥他们喝酒去,晚上不一定回来,老妈你们不用等我了!”

“这死孩子,在家里就吃了一顿饭,又赶着出去,把家当旅馆呢!”

夏母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没有拦着夏云,只是想了想又在后面喊着,“你姐夫下午来找过你,见你睡的香就没叫醒你……回头你给他打个电话!”

夏云顿了顿,朝背后挥了挥手对老妈表示自己知道了,径自下了楼。

驱车前往越宁的路上,夏云给姐夫许志阳打了个电话,“姐夫,下午你找我?”

通过车载蓝牙的放大,夏云明显听到许志阳周围声音有些嘈杂,显然真在忙着,“嗯,阿云,马上要过年了,机械厂明天正式停工,后天晚上厂里吃分岁酒你来不来?还有,县里跟市里也分别有个企业家年会,邀请函发到我这里了,他们的意思是让你也来……你到时候抽空来参加一下?”

夏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是各种年夜饭、分岁酒、晚会,这都是第几个了?

泉城那边吃完刚回来,乌城那边郑薇跟谢婉也有一场,只是她们知道自己的情况,也就没叫上自己,半个小时之前赵洪武那边推了一场,现在姐夫这边又来了……

还有,夏云记得萧玲玲也跟自己提过,慈善基金会那边,也会有一场,让自己确定时间。

不过这在天朝是几千年下来的传统,只要不是倒闭了,哪家公司都无可避免,以前他在乌城上班的时候也是每年都有,只是往年他只要以员工的身份参加一次就行,今年身份不一样了,一到年底,各种各样的宴会应酬就随之而来。

都说当老板的,年初跟年底才是最忙碌的时候,这话果然没说错。

自己虽然表面上没挂什么老板的名头,可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一些应酬估计也是少不了。

“机械厂的分岁酒我就不去了,至于市里跟县里那边……”

夏云想了想,又叹了口气,“到时候你跟我打声招呼,我跟你一起去!”

许志阳也不勉强,笑着说道,“行,分岁酒你不来可以,不过这两天你得找个时间到厂里来一趟!”

夏云有些疑惑,“都要停工放假了,我去干嘛?”

“当然是盈利结算分红!”

许志阳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小舅子让他着实有些无语,“你忘啦,这个机械厂你才是大老板,说起来大伙儿都是给你打工的,你不想知道咱们这个厂今年到底挣了多少钱了吗……”

“嘿,姐夫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两天我就去厂里一趟!”

夏云一拍额头,哈哈一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