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蓝少的情 2
作者:流着水的眼 更新:2019-09-28

而自己的存在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经受的耻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那毁灭性永远不可能抹杀的一夜。

其实,妈咪真的好可怜!

只是,不知道在经过昨夜之后,原本憎恨的人,妈咪又会如何待他呢?

其实直到现在,痕也没弄清楚,昨天在何一晨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妈咪和迪亚哥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当时,他们一起去寻找妈咪下落的韩旭阳和蓝少,可真都吓了好大一跳,要不是有韩旭阳拉着,蓝少当场就要扑上去砍了迪亚哥。

看着那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蓝少和韩旭阳心痛得差点没死掉。

不过,不可否认的,蓝少是真的很爱妈咪,恐怕已经爱到了骨子里,在伤心欲绝的情况下,看着满地碎布,还担心妈咪没衣服穿,去帮她准备。

当时他在一旁看着,向来除妈咪以外从不波动的心,第一次有松动的痕迹。

爱一个人,能够做到他这份上,也真不容易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妈咪的衣服是蓝少准备的,而迪亚哥的衣服则是他准备的,蓝少恨迪亚哥恨得要死,没有当场把他跺碎就已经很好了,他又怎么会帮他准备衣服呢?

恐怕让他光着身子满世界跑才是他生平志愿吧!

“可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该死的韩旭阳竟然让羽辞做诱饵去诱色魔徐恒光,那个没脑子的家伙。”蓝少恨恨的咬着牙,恨不得把韩旭阳咬碎:“等我赶去的时候,那木屋早已化成了灰烬,羽辞也不知所踪,当我费尽周折在国外找到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怀了你。”

说到这儿,蓝少一笑,瞅着痕的目光柔得可以滴出水来:“虽然我恨迪亚哥恨得要死,但是你的到来我却非常高兴,不然这些年,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过?”

说实话,这些年来一直把重心放在痕身上,挖空心思培养他,痕果真也没让他失望,变得那么优透,真是欣慰。

痕闻言,灵动的星眸中隐隐闪动水光,蓝少待他的好,虽然嘴上没说什么感谢的话,但是他一直深深的记在心里。

每次妈咪厌恶他的时候,如若不是蓝少的陪伴与爱护,恐怕他也挺不过这些年吧!

“你身手那么好,当初怎么还打不过韩旭阳,就那样让他英雄救美,偷走了妈咪的心?你出服气?”

提到这个,蓝少的脸有些暗红:“我就是被他揍了之后,才拼命苦练的,以前的我哪能吃那种苦!”

“哈哈……”

痕难得被他扭捏的模样逗得大笑,同时身子一扑,就扑进了他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叫道:“不管你是K是蓝少,还是蓝少杰,在我眼中都只是个你,蓝少,不要伤心了,不管我妈咪最后要不要你,你下半辈子我养了!”

痕拍着他的小胸脯豪气的保证,很少见到小家伙如此逗趣可爱的模样,蓝少顿时失笑,一把把他拥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原本阴郁的心,也稍稍好了些。

“痕,你可要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啊!我下半辈子无依无靠,可全靠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赚钱,然后全部存起来,不然以后拿什么养我……”他越说,语音越低,后来只见他嘴唇在动,可听不清他说什么。

突然一滴冰凉的液体滴入痕的领间,痕身子一僵,微歪头,见蓝少已然双目紧闭,泪无声滑下,酒劲上来,已然睡了过去。

“他,一定很辛苦吧?”痕紧紧的拥着他,打从他有记忆起,还从未见他如此过,他向来很乐观,最拿手的就是苦中做乐,这一次,恐怕真的是绝望了吧!

是呢?爱幕那么多年,自己一直守护的爱人突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恐怕是个人都会受不了吧!

痕眉头深锁,一向木然的心,也为他感到疼痛。

可是,昨天的事,他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妈咪不是一直都很恨迪亚哥的吗?可为何?她还会跟他做出那样的事呢?

难道说妈咪突然发现爱上了他,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可是不对啊!就算情不自禁,热情如火,也不应该在荒郊野外才对啊!

更何况,妈咪最爱的人不是韩旭阳吗?怎么才一天时间,事情就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这个世界变了?地球危险了吗?

痕甩了甩脑袋,向来自负聪明的他,此时脑袋打结,想不清楚了!

唉!大人之间的事果然麻烦得紧,看看眼前这个不就是,为情所困,借酒消愁,可他究竟知不知道借酒消愁愁更愁啊!

身子被他搂得发酸,痕不舒服的动了动,可他才刚一动,蓝少的身子猛然一歪,痕身子小,稳不住他的重量,当下跟他抱在一起滚到了地上。

“砰”地一声响,蓝少的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可把痕吓了一大跳,当下起身猛摇着他焦急的叫道:“蓝少,蓝少,你怎么样了?醒醒啊!”

可蓝少毫无反应,连哼都没哼一声,向来沉着冷静的痕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大眼一眨,立马浮现了水雾:“蓝少,蓝少,你快醒来,可别吓我。”

人说关心则乱,痕现在就是最佳代表。

只因这个人,在自己生命中的意义可不一般,他虽不是自己的爹地,可却胜于爹地,过去这五年来,第一个为自己敞开怀抱的是他,第一个为自己洗澡穿衣的是他,喂自己喝第一口奶吃第一口饭,教自己说第一句话走第一步路的人也是他,教自己做人的道理学问与武功的人是他是他还是他,究竟有多少个第一次,他记不清了!但是他始终记得在无数个黑夜里,是他用自己的温情与关怀温暧了他那颗冰凉的心,是他,给了自己父爱与母爱,是他在无数个黑夜里陪着自己走向黎明。

他们不是父子却胜于父子,他们是师徒却更像是朋友,对!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忘年之交也不为过。

所以,这样的他,一定不能有事!

“蓝少,呜……”见蓝少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自己怎么摇都摇不醒,痕终于害怕的哭了出来。

正在他惊慌失措之际,肩膀突地被人一按,接着一个温柔无比的声音响起:“痕,别哭,妈咪来看看。”

妈咪?

痕悠地回头,见到一脸温柔浅笑的乔羽辞,再也忍受不住的扑进她怀里,大声的哭了出来:“蓝少,蓝少他突然就晕过去了,不管我怎么摇怎么叫都叫不醒,呜……”

“没事,不哭不哭,让妈咪来看看,他可能只是醉了!不会有事的。”乔羽辞紧紧的抱着他,手更是轻拍着他的小背进行安抚,柔轻安慰,满屋子的酒气,满地的酒瓶,乔羽辞直看得皱眉,这家伙竟然喝了多少酒?

只是喝醉了吗?

痕抬起布满泪水的小脸,小心的向蓝少看去,可不是嘛!那家伙虽然直直的躺在地板上,但是脸颊微红,呼吸匀称,很明显的就是副睡着了的样子嘛!

自己怎么就那么傻,没有发现呢?

丢脸了!太丢脸了!从小到大还从未这样哭过更别说是掉眼泪了!

痕恨恨的咬了咬唇,小脸微红很是羞愧,要不是看在他喝醉酒的份上,他真想扑上去狠狠的踢他几脚,再翩他几巴掌,这个可恶的家伙,自己为他焦急心疼急得半死,他倒好,睡得那么香,骗到他的眼泪不说,竟然还让他在妈咪面前丢脸,等他醒了,这件事情可不能这么算了!

哼!

乔羽辞抬手,无比温柔的为他试去脸颊上残留的泪滴,这孩子,刚才是被蓝少给吓着了吧!从小到大还没见到他如此失态过,一直以为他沉着淡漠,好似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一样,其实恐怕内心的世界里并非这样吧!

看来,以前自己真是太忽略这个孩子了!真是对不起他。

看着痕很不自在的小模样,她不由得无声的笑了起来,这小家伙好不容易真情流露一回,她可不能笑他让他更不好意思。

从今以后,她一定会打开他的心结,拨开他层层伪装,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让他真正做个孩子吧!

“你……你怎么来了?”痕很不自在的吸了吸鼻子,抹干了眼泪,眼神乱瞟,就是不敢看乔羽辞。

“很想你,我猜你可能跟蓝少在一起,所以就找来了!”

呃?

痕闻言一怔,满是惊骇的拿着那双还含着眼泪的大眼瞪住她,一副被吓呆了的模样。

妈咪说,想……想他吗?

这怎么可能?妈咪怎么可能说出这么翩情的话?是不是他的听觉出问题了?

见小家伙那过度的反应,乔羽辞心中长长一叹,看来以前那真是太不称职了!你看看现在才一句话,就把小家伙吓成这样,那接下来她说的话,还不直接把他吓得晕去吗?